肺癌I期家属
木棉花七月(2019)训练营1班
如何少走冤枉路
求医之路——走过的坑
我父母都是同样的疾病,肺腺癌。对比他们的就医过程,我觉得我最大的坑,就是所谓的熟人引荐。我母亲就是在熟人的推荐下匆忙就医的,因为是在骨折手术的术前检查发现的,我当时正在查股骨颈骨折的资料,没想到等待我的却是更严重的肺部问题,当时自己情绪特别低落,也没有相应的知识储备,在手术前没有查任何的资料,对医生也不了解,只看到他在科室的墙上排名靠前,一味的相信熟人的推荐。虽然确实在病房、检查、护理方面得到了一些优先照顾,但是整个医生和科室的风格可能不适合我母亲,跟这位医生的沟通确实有点困难,我母亲在胸外科住院的这段经历非常的痛苦,至今我每次到了这个医院带我妈复查都感觉心有余悸。术后他不建议我母亲化疗,后面我带着我母亲的片子和病历去同济的廖医生,廖教授说你们的出院记录居然没有分期,但是他还是很仔细的看了病理报告,把“侵及脏膜”这四个字圈了起来,建议我们做化疗。我也专门看了肺癌的分期和治疗指南,试图从住院的资料上来判断我母亲的分期,而且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化疗,后面我们又找了一个专门看片子的专家,这位专家也不建议化疗,所以,我们最后还是放弃了化疗。三年后,也就是今年,我母亲的肺癌复发,我一直在后悔是不是因为当时没有化疗,所以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我父亲的就医,这次我决心一定不能重蹈覆辙,我不再只相信熟人的推荐,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判断,就像上篇提到的,我综合身边的朋友推荐,网络评价,门诊口碑,医生简历最终确定了廖教授,虽然在同济也有所谓的熟人强力推荐另一位教授,我亲自去医院的病房四下对比,最终还是力排众议,坚持我原来的想法,事实证明,至少在现阶段我们的选择是对的。

王老师点评:感谢分享,你说的熟人推荐的情况,确实可能会出现熟人“好心没办成好事”,其实他们也是好心。很高兴看到之后你在父亲的治疗上的果断,很多时候在下决策的时候,能自己做一些综合判断,肯定是对于治疗选择更加有帮助,少很多盲目性。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