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腺癌III期以上家属
木棉花七月(2019)训练营4班
如何与医生相处,是就一门学问
求医之路——医生亦凡人
我们当时是托亲戚婉转介绍,看了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李时悦教授的门诊,办理住院后分配到的主治医生是曾主任和汪主任,具体跟进治疗是汪主任。当时我爸已经咳嗽了三个月,在老家看了两家医院都诊断是肺炎,照了增强CT都看没看出什么问题。出院后咳嗽一直没有好转。最后就来广州看了。曾主任经验很丰富,一看CT就猜测是肺泡癌。后来陆续照Pet-CT,气管镜病理确诊是肺腺癌IV期,原发位置是左肺上部,后来转移到右肺。听医生建议立刻做了基因检测,因为需要10天才出结果,担心病情发展,医生建议先盲吃了靶向药特罗凯,每天一粒,吃了五粒,第三天开始发生胃肠道反应,到第五天连药都吞不下去了,几天没怎么进食,人很虚弱,赶紧联系汪主任办理住院。然后呢当天下午,医生见我们家人比较紧张,我爸又比较虚弱,建议我们直接先用免疫针,说不然我爸身体会开始走下坡路了。我们全家人当时都吓坏了,原本决定听医生的,第二天就上K药的。后来,省略一些细节,就是没有用,打了几天营养针恢复了些体力。最后周日晚上基因检测结果出来,没有突变,最后就定了化疗的方案。 总结一下,我们遇到的医生态度还可以,有问必答,就是感觉比较随意,特别是差点让我们盲打免疫针。所以我自己对医生给的化疗方案(培美曲塞+顺铂)还是有点怀疑的,这是不是最适合我爸的化疗药物?当时让汪主任看基因检测报告里,针对我爸的基因给出的一些化疗药物的报告,他直接说他不懂这些,给出的就是最大众化的化疗方案。当时,因为不能再等下去了,就没有再去别家医院问诊。

Andy老师点评:感谢分享,看到你的总结,老师有些话想说,每个医生有自己的风格,但如果对现在的医生有些怀疑,如果现在患者的并且比较稳定,真的可以再去找个二诊。很多人会奇怪治疗都结束了还问什么医生。这个时候其实找医生算是对我们以往做的治疗方案的一些复核,让专业的医生帮助看看既往治疗是不是有问题,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帮助改善或者补救。这样也能让自己和家人更加放心,更好康复。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