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III期以上家属
木棉花七月(2019)训练营3班
为你推荐

术后八个月了: 妈妈:懂得不多、人较悲观、易胡思乱想,所以病情没有完全告知,她自己可能通过病友间交流获知一二而已吧。虽总体变化不大,但还是偶尔多了些情绪、多了些不讲理和难沟通,好在情绪发泄后也算是听我的了。好在妈妈不变的是永远的闲不住,家务干不停,希望她一直这么保持活力! 爸爸:一辈子的甩手掌柜,这段时间总算也改变了一些些,承担买菜煮饭收拾的事务,可也只是做得马马虎虎。因为不善言辞,有时要关心人的话说出来像是责备,两人意见相左时,也不懂得让着妈妈。此外,每天雷打不动地长时间在电脑上看小说打扑克、抽烟(烟龄大于30年,不肯戒)、熬夜,不良作息毫无改变,他真是自我糟蹋,我已对他毫无办法了,真的是听天由命了。 我,好在爸妈之前也就是听我的,我依旧是家庭责任人没变,也好在有先生的支持、陪伴和帮助,才能这么坚持着。我也怨恨过为什么得病的是妈妈,后来想着,可能是上天变着法子让她休息休息,照顾了家人一辈子,现在轮到让爸爸让我来照顾她。我也怨恨过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家庭身上,工作忙,孩子小,现在妈妈又得病,我真是几头都照顾不周,后来想着,尽力也就是了,生活再无法像从前一样安逸顺心,只能面对、接受、处理。 谢谢老师的分享,路漫漫,我们一家还得继续努力成长…… 这段时间在木棉花营的学习,为我们抗癌之路更增添了力量和信心!
妈妈确诊的那段时间,正好也是我生病住院的时间,他们一直瞒着我,说只是介于两者之间,弟弟跟我说妈妈不用做手术了,做了基因检测,可以的话只需要回家吃药,当时我对肺癌一点都不懂,以为妈妈不是这个病,也以为妈妈的病不严重,后来才知道是爸爸和弟弟为了我的身体瞒着我,真相是妈妈当时不具备手术条件,做基因检测看可不可以靶向治疗,弟弟跟我说妈妈情况的时候很轻松,我真的以为就是他说的那样,后来我才通过表哥知道弟弟不想让我知道,怕影响我身体,他自己偷偷哭了好多次。弟弟比我小五岁,现在还是个学生,以前很阳光,妈妈生病后他的话变少了,也还是很阳光,但是感觉比之前稳重了很多,每天都会和家里视频,和我打电话,回家也一直陪着妈妈,爸爸也是很阳光的人,在妈妈确诊的那段时间,又要照顾妈妈,又要担心我的身体,不让我知道,又要安排人把我照顾好,又要考虑弟弟考研不受影响,爸爸表面上和以前一样,但是眼睛老是红红的,一看就是没睡好,好在妈妈的情况在逐渐好转。妈妈之前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生病后她很生气,很不甘,觉得这么年轻为什么是她,也经常背着我们哭,担心她会很早结束生命的话我和弟弟还这么小,担心爸爸没人照顾,不过感触最大的就是因为妈妈生病,我们一家人更懂得亲情的重要,虽然现实很残酷,但是我们一家都努力的为家人变得更好,周末只要有时间我们都会回家,也因为这个事我们更注重自己的身体,因为只有自己身体好了,才能更好的照顾妈妈,也能让妈妈放心,虽说这个事没有人想遇到,但是凡事没有绝对的好坏,我们一家人更团结了,更珍惜彼此了,我相信这就是爱的力量,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