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I期家属
木棉花七月(2019)训练营1班
如何与医生相处,是就一门学问
求医之路——医生亦凡人
我父母都是肺腺癌,但是主治医生不一样,说来话长。我母亲三年前被电动车撞了,股骨颈骨折。我们当时将她送往我们当地的协和医院,因为协和医院的骨科很有名,再加上父亲在协和有一定的人脉积累,很顺利的入院了。在术前例行检查的时候发现肺部的问题,所以当时直接就在熟人的推荐下找了协和的医生做手术,虽然我知道对面的同济胸外比协和更出色,但是苦于当时母亲行动不便,情况也比较紧急,也只能在协和做手术。我们的主治医生太忙,整个住院期间只亲自来查过两次房,其他时间都是他的学生,而且母亲在住院期间我严重怀疑过度治疗,每天晚上一袋营养液,打到凌晨,白天是各种护肝、护胃、护心的,血管已经打的没法再扎针了,每次打针都是苦不堪言,这种情况下还要我母亲每天喝几瓶营养补充剂,母亲刚做了两个手术完全吃不消,恰恰我觉得最需要的,止痛的措施非常不到位,母亲每次咳痰都要痛晕过去,这个时候才想到给我母亲打止疼针,对她来说,医院简直就是炼狱。每次复查,主治医生也惜字如金,出院的时候,我们连母亲的分期都不知道。所以,这次我父亲遇到同样的情况,我坚决不让他在协和手术,我四处打听,有朋友推荐同济医院的廖永德医生,我们挂号去看他的门诊,他态度非常和蔼,也非常耐心,我看了一下他在医院网页上的简介,是从德国留学回来的博士,年龄在50左右,简介里的很多成果基本都是外科手术方面的,我又在好大夫上面看患者对他的评论,好评如潮!在看他的门诊时,我也跟患者攀谈,了解医生的情况,口碑非常好!所以,这次手术我坚决让我父亲找廖医生做,事实证明是对的,因为上次我母亲非常痛苦,这次我们全家心理压力非常大。但是,这次我父亲的状态比我妈好太多,吃饭说话都很正常,精神也不错,也没有过度治疗,只第一天打了营养针,后面每天基本是平喘止咳止痛再加上抗生素,而且止痛措施很到位,除了注射的,还有口服的,而且一定让提前喝,这样才能让患者顺利的咳痰,父亲说他咳的时候基本不怎么疼,除了节假日,廖医生坚持每天查房,有时候甚至一天两次,对病人非常耐心!我们以后也准备在廖医生那里继续复查,我们对他有信心!

王老师点评: 感谢分享,你的经历也是给大家上了一课,有时候托朋友找关系找到的医生,可能未必会比朋友或病友或医院内的人或甚至网络推荐来得靠谱。在寻找医生的时候,一方面靠推荐,一方面自己也最好多尝试先多了解一下医生的情况,以尽量避免找到自己不太满意的医生。其实很多人担心没有熟人关系,医生不会很上心。其实这点完全不必担心,好的负责任的医生,会对每一个病人负责,并不会因为是熟人才会上心。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