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内膜样癌I-IIII期家属
木棉花三月(2020)训练营1班
癌痛并不可怕
关于疼痛——治疗中的疼痛

谢谢Joan的分享,目前患者的疼痛是在3分以内,但是我们也应该开始疼痛管理的计划了,除了让患者初步了解疼痛杜绝忍痛情况,还应该按时进行疼痛评估,以了解患者的疼痛变化情况。


为你推荐

本地医院病理结果说没有对症得药可用,无奈直接跑到广州中肿看诊,多次往返,泌尿科医生让我们带切片来广州做病理.,又再次做穿刺病理,确认本地搞错,是尿路上皮癌.(晚期) 因为看的是泌尿外科,当确诊发现没有手术必要时,也没有给我额外的建议(初次家人得癌.都不知道治疗手段,所以像个无头苍蝇),这个过程像挤牙膏.你不懂.他也不会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办!(这里有个厉害的医生,只看了一次,因为每次来的时间不一样,就没有持续在一个医生手里看.如果能坚定选择那个医生,也许他会给我一个下一步治疗的建议。) 后来运气好.找了熟人看了情况,说这已经不是外科范畴,应该去内科,就推荐我去找内科史艳侠医生,不过主任比较忙,所以一般和我对接最多是她助理医生薛聪。我和她沟通,确定治疗方案再向史教授请示。史教授给我感觉是干练和果断型的医生,态度也不错,也会根据你经济条件不好,给与多个建议,把选择权留给病患和家属。薛聪医生也很好,就诊初期我的疑问比较多,总是是叨扰她,她都耐心回答了我的问题,属于谨慎小心型,另外史教授组里的刁小菊护士也是很好的人!热情耐心! 化疗+k药5.6个疗程后.薛医生说这个化疗后面效果就没那么好了,但对骨髓抑制还是会比较大,我妈的血项也是好久才能恢复过来,所以后续治疗就单药使用k药,因为没有报销在广州治疗也没不一样,所以回本地维持治疗! 我妈在化疗免疫联用3次出现尿频尿急现象,在中肿再次看了泌外一个主任级(依旧不是之前心仪的医生),态度虽温和,但也感觉不作为,没有给我任何尝试治疗的方法和药物,可能他认为药物无用,但也没有耐心和我说明这个事情。 无奈想起孙逸仙,陆续看了黄健和林天歆两个大神的号,不管怎样他们都还是给我开出一些药物,尝试去缓解下我妈的状况.虽然对我妈的这个问题改善不了太多,在病人和家属的心理来说还是感到安慰。 本地就医医院.医生护士态度也很好,可能我去大医院看过了,他们就有点不敢放开手脚给我给多意见了。 就这么多,再次感谢这看病过程中遇到医生护士对我妈妈的关心和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