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腺癌I期家属
木棉花六月(2019)肺癌妈妈营
家庭是抗癌的最小单位
家庭变化——接受改变
家里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我吧。我之前是全职妈妈,妈妈和我们一起住,她只负责做顿晚饭,其他接送孩子,买菜,搞卫生之类的家务全部是我负责的。所以导致她越来越缺少锻炼,基本没有运动量。手术前查出来她的肺功能不太好,所以医生让她锻炼爬楼梯提高肺功能,还说我们把她保护得太好了,太缺少运动了。所以等她术后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就复出上班去了,家里请了钟点工,但买菜遛狗的活让我妈自己弄。同时出去上班也是因为我不太想面对我妈,家里气氛太压抑,她又强势得很,最好所有人都围着她转。我父亲很早去世了,我妈之后又再婚远嫁香港,所以十几年的时间里我都是自己管自己的。我的工作,婚姻全是自己做主的,也过得很好。10年前继父去世她回来了,却要对我管头管脚,我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了,我自己儿子都十几岁了。我们共同生活的这近10年,其实彼此都很压抑。她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她。我们都是不会表达的人,好话从我们嘴里说出来也变坏话了。我妈生病住院那段时间都是我负责晚上陪夜,老公白天陪床,很是辛苦。所有的费用也都是我们出的,她没花一分钱,包括现在看中医每次都是我老公陪着她去的。她逢人就说女儿女婿好,但是强势的性格还是改不了。现在我每天工作,回来聊聊单位的事,有空带她出去逛逛,关系比之前缓和很多了。但是我就怕万一哪天复发了,以她这种作天作地的性格,我真怕受不了无法面对。

为你推荐

听了仝欣老师昨晚的课,更能稳住一点,理性去思考。 目前面临的问题: 1.还没有讨论过面临离去的问题,目前母恢复的不错,我们也尽量不去提这个问题,回避. 新的思路是: 跟母亲沟通,问她还有没有想做的事情,陪她一起完成. 具体办法还没有想好怎么去沟通面对死亡... 会一步步看 2. 之前化疗时候都是父亲陪伴完成,现在每三个月复查我都会请假回家陪母亲一起,父亲就继续上班。有时候他们还是不让我回来,请假扣工资,还会有路费,但是我想这样安心,跟医生有交流比较放心. 3. 之前关于治疗我也是如老师举例中患者家属一样的心理,都要最好的那种心理,通过听课,以资源管理身份重新审视,因为目前还没有靶向药,后期如果有这样的问题,也会更理性一些. (因为特别害怕和恐惧,人就会慌乱) 4. 目前在外地工作,之前母亲就特别希望我回到她身边,我也一直因为是否辞职回家,什么时候辞职在做考虑和安排,现在的工作老板也很人性化,家事请假什么的都比较支持,还经常特别关心询问,一面是觉得在上海有新药或者治疗都比较方便了解和咨询,未来花费还不知会有多少,至少经济上会比在家里好一些,也更有机会去赚钱支持家里, 一面又会觉得如果决定留下,未来还不知一起能经历多久,未能满足母亲心愿而遗憾后悔. 😭 新的思路是: 先做两个方案的未来的3-5年规划,再跟母亲沟通,了解她的心愿,想做的事,看看怎么能更好陪伴,帮助完成心愿.
未解决的消极变化大概有以下几点: 1.父亲生病碰上我怀孕生子,每次去住院我都没有陪着,只有妈妈独自承担,对于爸爸来说,最虚弱的时候最爱的女儿不在身边,真是很遗憾的。宝宝现在才三个月,正在哺乳期,可以料想到如果爸爸下次复查需要继续放化疗,我还是不能陪着,想到这点,我就很心痛。 2.化疗的副作用对于爸爸来说已经快要达到不可忍受的地步,一化疗爸爸就有放弃治疗的消极想法,这点我也是心疼又纠结,不过木棉花的课程告诉我可以和医生及时沟通用医疗手段和药物缓解,我稍微放心点了。 3.弟弟虽说已经20岁了,但是还是个不太懂事的孩子,花钱有点大手大脚,爸爸刚得病的时候收敛了一些,现在爸爸稳定了,在家修养,他就又开始贪玩了,还有一点让我很震惊又无奈,就是弟弟吸烟。我老公让我和弟弟多沟通多劝劝他,但是回想起弟弟青春期叛逆期我和弟弟无数次沟通彻底失败的不美好回忆,我就有一种习得性无助的感觉,不想开口,觉得开口还不如不说,他什么不懂啊,我说他只会更烦,我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哎,虽然我觉得我们家已经够幸福了,但是往消极处想还真是挺多烦恼的。 爸爸说最放心不下妈妈和弟弟,潜台词大概就是怕他俩过得不好吧,希望我能承担照顾他们的担子,可是我觉得妈妈还好,弟弟我真的没信心。 我得抽空把仝老师的课多看几遍,汲取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