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腺癌I期家属
木棉花六月(2019)肺癌爸爸营
家庭是抗癌的最小单位
家庭变化——接受改变
爸爸生病后,从一开始的比较悲观到表面上淡定到现在基本恢复了之前的状态,我觉得他算是释怀了。只是偶尔会听到妈妈说爸爸觉得他拖累了我们,本来他想好好照顾我和妈妈的,结果现在要接受我们的照顾。其实一家人说什么拖累不拖累,只要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就能给我最大的慰藉。 妈妈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坚强甚至强势的女人,以前爸爸也做过几次手术,由于我在外地工作,都是妈妈一个人忙前忙后照顾爸爸的。这次坚强的妈妈在我面前都哭了两次。我只能安慰她,告诉她还有我们可以依靠。好在妈妈很快就重振信心,想方设法给爸爸做好吃的,爸爸现在恢复得不错妈妈居功至伟。 我是爸爸妈妈宠着长大的独生女,虽然自己早已成家立业有了孩子,但在爸妈面前始终像个孩子。当爸妈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但是没有时间让我伤心难过,我马上决定让他们来北京治疗,不容他们质疑。除了北京有着全国顶尖的医疗资源,他们在我跟前我也放心很多。做出这个决定后,我马上联系医生朋友帮我爸介绍医院和大夫,和大夫沟通签各种同意书也是我,可以说各种决策都是我拿的主意。从那一刻起,我才觉得我挑着“上有老下有小”的重担,好在这个重担还有老公帮我一起抗。他怕我太辛苦,爸爸住院陪护他都抢着上,在我哭的时候会耐心安慰我。感觉疾病让我们一家人心更近更团结了。 最不能接受的还是爸爸可能不能陪伴我很多年了,每每想到这里都会忍不住想哭。再多的困难我都不怕,只希望爸爸能活得久一点。

仝欣老师点评:其实,很多像我们这样年纪的患者子女都会遇到你此刻的心境的。就是所谓“一夜之间,我们长大了”。一夜之间,第一次觉得自己变成了成年人,从娇娇少女变成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顶梁柱。一夜之间,第一次思考关于分别和死亡。人生无常,我们并无力祈祷所谓永恒的陪伴,但是珍惜此刻,珍惜这份家庭的挚爱,却是此时此刻我们应该去做也可以做到的。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