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I期家属
木棉花七月(2019)训练营1班
家庭是抗癌的最小单位
家庭变化——接受改变
首先谈谈我的变化吧!三年前妈妈确诊的那一幕,我还记忆犹新。那天,天下着大雨,我开车去上班,接到爸爸的电话,当时就哽咽了!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妈妈的遭遇,再也忍不住,在车子里放声大哭😭……,所以,当时内心是崩溃的!但是到病房面对妈妈,我还是要伪装成什么也没发生,心里盘算着怎么将妈妈从骨科哄到胸外手术。妈妈住院期间,自己完全没有了主张,全部是爸爸和姨妈们撑着,我每天去探望陪伴。看着满身管子的妈妈,我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照顾她,都靠我的姨妈们。所以,我当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觉得自己好没用!每天晚上我都会惊醒,醒来就开始流眼泪,再也睡不着。一方面觉得妈妈太辛苦,另一方面觉得自己很没用。而且特别怕去医院,每次去我都感觉特别紧张!直到妈妈出院,回家休养,我才开始慢慢缓过来,才开始真正面对和接受妈妈的病情,我非常感谢我的姨妈和爸爸,让我有一个喘息的机会。我开始买大量的书籍,去期刊网查资料,接触最新的治疗信息,制定营养食谱,指导妈妈恢复锻炼,想给妈妈我力所能及的最好的后期治疗和保养,我开始试着不让自己太感性,理性地面对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同时,通过学习,我自己也对癌症有了更深的认识,希望能将妈妈的病当成慢性病,同时也用我所了解的知识去帮助父母克服心里障碍。我觉得通过妈妈的这件事,我经历了最开始的逃避到逐渐地接受一直到最后的面对和解决,我成长了。说来惭愧,当时的我35岁,在父母的庇佑下,我心无旁骛地求学、工作。结婚生子以后也是妈妈在我这里帮带孩子操持家务,我几乎不做家务,当时的我真的还没有做好打破这种现状的心理准备。不过,经过这次历练,倒逼自己去学习一些生活中的基本技能,心理也变得更强大了,与其逃避,不如面对!所以,三年后,也就是今年爸爸做手术,我就没有上次慌乱,虽然还是很担心,但是一切进行地有条不紊,还算顺利。 除了我,我父母在这几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妈妈刚开始接受不了,后面我慢慢地给她科普,她也基本接受了。这次复查扩散了,我过滤了一些信息,她认为吃药就可以一直控制,所以心态还好!性格还没有很大的改变。爸爸的结节跟踪了两年,最终还是切了,他从头至尾都知道实情,表面上对自己的治疗充满信心,但是我知道内心是有一点恐慌的,因为我妈妈就是早期,三年之后扩散了,肯定有压力,所以,他辞掉了他退休后的兼职,一心在家里休养,但是他是个在家里待不住的人,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妈妈的靶向药耐药,如果真走到化疗这一步,她不接受怎么办?爸爸如果坚持一段时间,放松警惕,又开始原来的生活方式怎么办?父母都肺腺癌,我得的概率估计也很高,我时常很焦虑,自己如果得了怎么办?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