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腺癌III期以上家属
木棉花八月(2019)训练营6班
家庭是抗癌的最小单位
家庭变化——接受改变
你自己 妈妈生病当觉得是坏消息时,后面还有更坏的消息,接受不了的时候后面还有更难以接受的。去年九月底的晚上妈妈做手术,我在车站接远道而来的外甥女,全程心不在焉,一直想着妈妈,急急忙忙来到了手术室外,淡定的聊天打发时间直到医生出来说是恶性肿瘤,慌了,在外面等待的焦急,无措太折磨人,妈妈出来以后我直接哭了,握着妈妈的手,凉凉的,特别心疼,妈妈模模糊糊的说冷,还欢迎家里的小客人。哥哥告诉我医生说妈妈是晚期,还剩半年最多一年,真是晴天霹雳我哭着说不可能不相信,医生诊断错了,妈妈才六十二,这么年轻。看着躺在病床上插着管子的妈妈,那个画面至今难忘。我和哥哥俩人在外面哭了好久,哥哥说医生诊断没错,他也接受不了,我哭着说我们就剩妈妈了,没了妈妈我们就是孤儿了,无论如何接受不了,我不同意妈妈这么年轻就得这种病,我们要把妈妈治好,我们不能没有妈妈,从来没有想过她会的这种病,这个夜晚太难过了。我们从这一刻开始更加离不开妈妈,我和哥哥觉得妈妈苦了一辈子,还没好好享受一家人在一起的生活,就这么离开了,我们以过的再好妈妈享受不到,得多遗憾。哥哥通知了大姨家,二舅舅家的哥哥姐姐,他们第二天都买票陆陆续续来了,那时候家里人更加团结互助关心,帮忙找医院,找医生,出钱出力。妈妈从接受不了,慢慢到接受,还安慰我一定能挺过去。我从未这么仔细照顾过妈妈,母女俩从未如此互相需要依赖。哥哥也一直在医院陪床,从没有见他这么憔悴。妈妈并没有灰心丧气,觉得自己得了不治治病自暴自弃。从此踏上抗癌之路,妈妈对生的渴望,我们不能没有妈妈,一家人更加团结,对抗癌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