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胃癌,中期直肠癌III期家属
木棉花八月(2019)训练营5班
怎么聊,比聊什么更重要!
家庭沟通——新的话题
以前和爸爸沟通的问题都很随意,就是随时遇到想聊的随时聊,因为不牵扯疾病嘛就不会有关于事实严谨性的压力。爸爸患病以来,除了日常生活话题,关于疾病的都会力求严谨,会花费很多时间查阅资料等,之前几个月业余时间很大一部分都用在认识疾病上了,都有强迫症了,觉得这才是每天重要且紧急的事情。 之前和爸爸沟通很少有触及内心,很少有说心里话那种,因为我爸情绪根本不控制的,对家人极其不耐烦,和我爸沟通要消耗大量自尊和自信,所以出于人的本能防御 其实之前跟爸爸的沟通大部分都是必须必要沟通才沟通,很少有闲聊 。 我爸也很少跟我走心的聊天,很少传授人生经验更别说答疑解惑了,我爸常说的话是 “需要你自己去悟。” 爸爸患病之前我是个很随性很不自我约束的人,现在很多计划规划都要提上日程,都要提前,沟通的话题以后也会更有血有肉一点,之前都是蛮浮于表面的,可能因为我和我爸都很敏感吧,我爸没有和家人和平友好交谈的“能力”,我也对面对我爸的火爆脾气坦白说挺排斥的。 但是不沟通就不会有了解和成长,与亲人的沟通缺失是永远需要去迈过的坎,没有勇气的话阻碍就永远横亘在那里。 父母对于我的心愿可能就是看着我健康平安然后成家有后吧,这个也在进行中,有时候原地再好也会有外力推着走,面对在乎的人 很多时候在自我自由和世情伦理中要达到一个平衡,不然面对父母总觉得亏欠他们什么~ 因为太清楚地知道他们的所愿为何,当他们愿望没有实现又很渴望的时候,作为至亲和寄托的我也潇洒不起来。

李老师点评:看到你的分享,也感受到了你身上的压力,确实,在之前沟通很少的情况下,要调整起来很不容易,但我很赞同你里面所说的,不沟通就不会有了解和成长。我们目前,可以先聆听,当爸爸发脾气的时候,我们在旁边听着就好,实在受不了的情况,我们可以告诉爸爸: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我们先暂时分开一下,但我不会走很远,等你平静下来的时候我们可以聊聊好吗?给他一个空间,也给自己一个空间,这样你的压力会小一些。我们既然了解 了跟多关于沟通的知识,就可以主动向前走一步,先打开沟通的门。至于父母的心愿,我想这也是你压力的来源之一,那我们要减小这个压力,就要先去面对。结合我们目前的情况,主动真诚地向父母表达我们的想法,就像我昨天在群里说的那样,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先不说结果,多说原因和事实,这样才更有说服力不是吗?对我们而言,将心中的顾虑让父母知道,得到理解,也会从一定成都上减轻焦虑。


为你推荐

衷心感谢木棉花。
一开始就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厦门医院治疗,因为听说都是上海本部医院来的专家主任坐诊,而且这家是新开的医院,刚开业可能各方面会更用心。这家医院的硬件设备和环境,床位、病房等等,感觉比厦门其他家三甲老医院还好,毕竟是新开的,环境干净,宽敞明亮,有个小花园,绿化做得也还可以,周边环境也好,有湿地公园购物广场等等。因为新开的医院,比厦门几家老医院的病人少一些,随着时间和知名度,有慢慢在增加。因为我也有去其他厦门老医院咨询过,感觉上海复旦这家的医生们,比较不会要求你做一些没必要的检查,疗效差不多,会从让你少花钱的角度帮病人考虑。比如用白紫,一款走医保(疗效可能没那么好),一款进口的,但要自费(疗效略好一点,但是比较贵),医生好像偏向建议走医保那款,他说疗效差不多多少。不想让自己留下遗憾,想说用比较好的药,就用了进口的。而且听说这家医院的医生,是不收红包的,特别廉洁奉公。不知道真的假的,因为我们没有手术的机会,还没有机会送红包。其他有的医院如果手术,听说要送主刀和副刀、麻醉师红包。但是这家的主治医生,没有让我很满意,不够平易近人,不够有耐心,有时候对我说话口气,我真的很不爽。不懂我才会做错,才要问,懂了我问他干嘛。但是我每次还得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我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