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癌II期家属
木棉花七月(2019)训练营2班
如何少走冤枉路
求医之路——走过的坑
1.很幸运,有一个当医生的同学,虽然不是肿瘤科,但一直给的建议没有走弯路,真的感谢,感恩。 确诊后想给家人最好的治疗,准备去省医,但因为办医保需要时间,就选在当地住院检查,先确定治疗方案,能否手术,因为三甲医院的检查结果都是互相承认的,所以到省医以后没有重复检查,直接安排手术。 2.手术很成功,和很多病友一样,就是主刀大夫太忙,根本没有时间见面交流,一直是和他团队的小医生在交流,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小医生脾气都大得很,从来不给详细的解释,总是说按医生说的治疗就行了,一句话就给打发了。每次有疑问的时候都是鼓足勇气硬着头皮才去问的,问完回来自己憋了一肚子气。 3.最大的坑就是过分的相信了医生,手术是很成功的,但是在病理报告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我们的病理报告上没有显示脉管侵犯,神经侵犯情况,问大夫,大夫说没问题,觉得不对劲又去问,病理室说漏报了,结果脉管里有癌栓。而且病理报告上没有做免疫组化,去找大夫,大夫居然说需要做什么具体项目?家属自己定,定完了去找大夫,直接无语 结论就是,如果做手术就去手术擅长的外科,做完手术后期的治疗一定要去肿瘤科治疗。 大医院的大夫都很忙,所以说不要完全相信,要自己多一点细心,不然的话,像这种项目居然会漏检,漏报,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为你推荐

对于这个“坑”其实至今的感觉都很复杂,说不清是后悔是自责还是何种情感。我父亲于2018年7月做完手术后11月复查时放射科的医生告知肺部出现两个很小的结节,基于病情分级考虑可能是扩散。为此我们特地又去了别的医院通过一些渠道找了一位相对知名且权威的放射科医生帮我们看了片子。被告知这两个结节由于太小,当下不好判断是否为转移,让我们在等2个月再做复查。2019年3月复查时发现这两个结节有一个增大但还有一个消失了,增大的那枚从原来的0.7*0.7cm生长至0.9*0.8cm对此医生表示情况有一些特殊,建议再过2个月再复查一次以确认到底是何种情况。于是我们在2019年5月又做了CT,结果显示那枚增大的结节仍在生长,且已经长到1.9*2.0cm,因此可以判定为转移。 现在想来如若听从最初那位医生的判断而进行治疗,说不定现在情况会好很多,心理的确有埋怨过自己和医生。但细想来医生也是基于自己的经验和知识为我们做出了相对稳妥的方案,在那种情况下亦不失为较为保守的办法。同时自己缺乏相关知识,并且在这类疾病面前表现的太过脆弱,完全遵照医生的建议而丧失了自主判断的意识。 通过这一系列的相关事宜以及王老师深入浅出的专业讲解,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且找到了接下来的路和方向。 最后说一句,我已经按照您的建议预约了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盛锡楠教授,这周五就前往北京就我的问题请教盛教授。再次感谢王老师的授业解惑及细致的反馈与帮助,您辛苦了。
家里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我吧。我之前是全职妈妈,妈妈和我们一起住,她只负责做顿晚饭,其他接送孩子,买菜,搞卫生之类的家务全部是我负责的。所以导致她越来越缺少锻炼,基本没有运动量。手术前查出来她的肺功能不太好,所以医生让她锻炼爬楼梯提高肺功能,还说我们把她保护得太好了,太缺少运动了。所以等她术后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就复出上班去了,家里请了钟点工,但买菜遛狗的活让我妈自己弄。同时出去上班也是因为我不太想面对我妈,家里气氛太压抑,她又强势得很,最好所有人都围着她转。我父亲很早去世了,我妈之后又再婚远嫁香港,所以十几年的时间里我都是自己管自己的。我的工作,婚姻全是自己做主的,也过得很好。10年前继父去世她回来了,却要对我管头管脚,我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了,我自己儿子都十几岁了。我们共同生活的这近10年,其实彼此都很压抑。她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她。我们都是不会表达的人,好话从我们嘴里说出来也变坏话了。我妈生病住院那段时间都是我负责晚上陪夜,老公白天陪床,很是辛苦。所有的费用也都是我们出的,她没花一分钱,包括现在看中医每次都是我老公陪着她去的。她逢人就说女儿女婿好,但是强势的性格还是改不了。现在我每天工作,回来聊聊单位的事,有空带她出去逛逛,关系比之前缓和很多了。但是我就怕万一哪天复发了,以她这种作天作地的性格,我真怕受不了无法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