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你求医的过程
#求医之路——医生亦凡人

亲爱的学员,你是怎么找到你目前的主治医生的?把你寻找医生的流程和经历告诉导师并分享给大家。如果这位医生,你觉得他很棒,可以告诉我们他的姓名、所在医院和科室,棒在哪里。


曾老师点评: 您好!感谢您的分享!乳腺癌目前的治疗已经非常成熟,HER-2阳性的患者术后可以选择合适的分子靶向药物治疗的方案。但是否选择双靶向药物,除了需要考虑患者的病情需要之外,还需要结合每个家庭经济的实际情况。可以看看是否有入组相关临床研究的机会,这也是一种选择方式。



曾老师点评: 您好!您的母亲做了保乳治疗,保留了乳房,对于女性来说,这个决定很重要!从您的分享中能感受到父亲对母亲浓浓的爱和温暖的情!在肿瘤患者的治疗中,医生的选择很重要,治疗方案的选择也很重要,家庭的支持更重要!祝您的母亲早日康复!


7 我老婆是体检查出右肺叶有空洞,建议进一步检查,我们没有当回事,毕竟年轻才38岁,一点症状也没有,根本没有往癌症想。九月份顺便去北京301呼吸科找大夫看了一下,也没有说出一二三来,建议定期检查,看看有没有继续扩大,(也没有怀疑癌症的事,严重鄙视301的大夫,看不懂病情,推荐别的大夫或者别的科室啊,太耽误事了),到了年底了,经过家人反复催促,找医院熟人找专家看了看,告诉我们,情况不好,最好手术,这才重视起来。马上打听那个医院专业和权威,最后确认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比较不错,过完春节,挂了正月13的王兵专家号,明确告诉我们肺癌,而且怀疑是二期。建议手术,顿时不知道怎么办了,考虑一下,做吧,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一切听医生的吧。预约检查,然后做手术,一气呵成,正月里病人少,一切顺利,术后病理分析肺腺癌一b期,不用化疗和放疗,定期复查吧也不用吃药,也没有对症的药,现在定期复查了两次了,情况稳定,唯一担心,没有任何辅助治疗,预防复发,心里没底,医生说你可以看中医,但是作用有限,所以到现在我们没有任何辅助治疗。希望帮忙指导一下,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防止复发,增强免疫力,不要这么被动接受,而是改为主动预防复发。

看到您的文字,字里行间能体会到对妻子的那份关爱和责任。真心不容易,幸好及时发现,及时手术。虽然求医路上也曾遇见不顺,但还好,及时发现了问题。后续您所提到的如何去积极预防复发,可以选择的方法真心很多,提高免疫力是肯定需要的,生活方式,心态调整,饮食,运动等多方位调整。


7 今年6月4号家属(男性,56岁,烟民)出现声音嘶哑,6月15日去医院耳鼻喉科喉镜检查,发现左声带麻痹,随后做了CT,结果高度怀疑肺CA、有胸腔积液、骨转移。医生建议尽快去专科医院。6月17日看了北肿胸外科副主任专家号,医生说大概率是肺癌,开了增强CT及穿刺化验单等,由于家属从15号开始发高烧,身体比较虚弱,在第一家医院输液头孢,效果不太好,就问北肿的医生可以在北肿输液吗?医生说门诊不输液,让我们找其他医院。当天增强CT片子出来,穿刺排队要等到7月10号。家里有个野战部队做军医的亲戚,看了片子后就说现在这个情况比较危险,要抓紧住院。第二天托人找到304医院,下午就住进病房,晚上就输上了消炎药,第二天就退烧了。随后做了很多检查,气管镜和肺部穿刺2次都没有找到肿瘤细胞,差点误诊,第一次穿刺无结果时,医生怀疑是结核(把我们的肿瘤标志物记错了),给我们开了结核药,准备出院了。跟我们那个军医亲戚说了,他说没穿出来不证明不是,之前亲戚拿着增强ct在北京301找专家看过,专家说穿刺后做个全身骨扫描,化疗后看看有无可能做手术。根据这个我们跟医生建议做个骨扫描,复查一下肿瘤标志物,看看情况。结果一出来,医生马上就上了伊班磷酸钠,复查胸水,接着抽积液,血性胸水,送到北京医院做检验,结论肺腺癌。胸水这事不能怪主治医生,住院第一周时第一次做B超准备抽积液,由于其他事情没抽,隔了两天再次B超时,B超大夫说不用抽了,水比原先少了。当时还奇怪,就上了几天消炎药,效果这么好?如果这次抽了,就可以早2个星期确诊。拿到结果第二天就开始上化疗药了。这时我们什么都不懂,医生什么方药都没说,只说了这种晚期病人只能化疗,之后做个基因检测,看看能不能用上靶向药,再检测一下PD-L1,以后试试免疫治疗。目前用到化疗药是培美曲塞+奈达铂+贝伐珠单抗,后挂了协和、北肿、301的专家号,都是用这个标准方案。基因检测有HER2和TP53突变,304的主治医生说可以用阿法替尼,其他医院的医生都不同意,目前无靶向药可用。正在了解免疫治疗。

5 2019.7.11日爸爸因为肩膀疼痛一月在西安交大二附院住院治疗,之前有近两年的肺间质纤维化病史,经过19天的检查,被诊断为低分化型肺鳞癌。从我们病人家属的角度看,在这19天当中呼吸科主治医生有部分不作为的行为,导致让病人承受很多可以避免的疼痛。二附院结果出来后拿给西京医院的医生看,他们认为根据病理性片子无法确定原发灶是否为肺部。以上两个原因我们决定转院至西京医院接受治疗。主治医生为医院分配,西京医院重新做肺穿刺,因爸爸疼痛难忍无法坚持改为肝穿刺,结果仍为低分化型鳞癌,但没有证据表明原发灶为肺,临床上认为原发灶为肺,故按照肺鳞癌来治疗。经基因检测,没有发现基因突变,因爸爸有肺间质纤维化病情,主治医生认为不能采用免疫疗法,故仅采用化疗方案。第一天打化疗针,第八天再打一天,休息两周,是为一个周期,治疗两个周期后进行评估。在这期间,第八天住院时因床位问题未能按时入院,主治医生得知后协调了一个床位出来,爸爸被推迟一天入院。第一天和第八天打完化疗针后,爸爸副反应严重,恶心吃不下饭,喝水也吐,只能打营养针维持,主治医生在出院时没有说明面对副反应的应对方案,妈妈去找了几次,医生针对爸爸的情况开了保护肝脏、增强肠道蠕动、增强食欲的三种药。爸爸服用后,第二天便能正常进食。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一开始医生不告诉我们针对副反应我们应该怎么做?非要去找她她才说?而且妈妈让她看下最近一次检查结果,她说要对比之前结果一起看,我们只带了最近一次的检查单,她就不给看,其实她电脑里所有检查结果都有啊,为什么不愿意给看?想不明白啊。明天爸爸又要开启第二个周期的治疗,其实已经被推迟了六天,不止因为医院床位问题,还有在9.12被告知医院没有药,药品要中秋节后才能到,所以不能入院治疗,但被告知中秋节后9.16应能入院。事实今天我们9.15日并未接到入院电话,9.16一大早妈妈去找主治医生,医生找护士长协调,其实916出院的病人有十几个,我们早早排队住院都被后面的人顶了。我理解找关系加塞这种事,但是像我们这种化疗病人不应被加塞,太影响治疗效果。一向坚强的爸爸在家里疼痛难忍,几度落泪,我对医院的做法非常之气愤,然而作为弱势群体的患者及家属又怎么敢和医院叫板?因为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啊。后来,主治医生也对被推迟入院发事情不高兴了,与护士长协调好,让我们9.17一大早入院治疗。我不能理解西京医院作为全国排名前五的综合性医院,怎么会有缺药这种事,而且一缺就缺四五天,我严重怀疑是医务工作者想放假不想收病人,他们也是人,也需要休息,这点能理解,但是统筹安排做的不好,人命关天,有的外地病人等床位等了一周不敢离开西安住在宾馆,每天开销太大,根本耗不起。总之,我的主治医生不好也不坏,但是远远达不到王老师讲的10分+的标准,8分也没有。中秋节前住院住不进去,妈妈发短信给她,她也没回。其实我很想和她多交流,但是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说。还有爸爸生病都是家人照顾,白天上班,也见不到主治医生,这是我个人得问题。希望在木棉花,可以找到和医生沟通的方法。最后,希望爸爸和患者家属猛好起来,一天会比一天好!

王老师点评:感谢你的分享,相信其实有很多人和你有类似的经历,在疾病确诊之后的茫然和无力感是很多人都会有的。确实,大家都会第一次当患者,有很多流程或者就医的细节不尽完善,你分享的这些小细节,确实是有些应对措施。 首先在疾病确诊之后,自己可以恶补一下肿瘤的基本知识,尤其是诊断以及治疗手段,以及不同治疗手段可能遇到的风险副作用等,这样才知道可以跟医生沟通哪些重点内容,有时医生比较忙时,你不问他们就容易忽略,尤其像你说的副作用的应对及处理的事情,医生每天读机一样跟不同病人和家属讲副作用应对和处理,有时忙起来自己没说都是完全有可能的,当然我们也可以多多学习如何应对,这样即便发生了,也会少些慌乱。 同时,在整理病历方面,你可以考虑花点时间自己把父亲的检查结果和病历进行整体,每次找医生咨询这些重要的资料都得带上,万一你找其他医院的医生看也会方便很多。即便是本院内,医生通过电脑系统查询到的结果和病理都可能不如你已经整理好的来的好和完整,有完整的和有序的病历资料,医生也可能会对你刮目相看,至少他会认为你们非常认真细致,在回答上也会少些敷衍。 另外,遇到化疗延迟一两天也不用过于担心,整体对于你父亲的病情影响也不算大。医院和医生态度、管理等这些是我们无法掌控的,实在不行可以换个医院也行。我们可以尽量做些自己可以做的事情,相信做到以上的事情,接下来你在面临这些事情上也会少些焦虑和无力感。



曾老师点评: 您分享的求医过程可以看出一路走来,遇见的医生都很不错,治疗的过程也很通畅。病情进展快的原因可能与分期、病理都有关,请多一分希望,相信医生会给与正确的决定,如果有需要,可以像讲课中提到的那样,带着病例资料求助第2诊疗医生的帮助。祝一切顺利。



曾老师点评: 首先很高兴最后你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医生。我记的有一个学员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多学一些医学知识,不是为了替代医生,而是更好地用好医生”。事实上,的确是这样,老师建议你和你的家人可以试着去阅读相关科普书籍了解更多知识,同时也希望我们的木棉花相关课程可以对你们有所帮助!


5 说起来我自己也算是做了很多年肿瘤基础研究的生物学博士,但是听到父亲的病仍然是懵和不知所措。当时就想快点治,别耽误又扩散了。听说父亲的病以后我第一时间咨询的是我同一实验室的师姐师弟,目前师姐在美国一家很出名的医院做肿瘤科住院医生,师弟刚好是消化科的主治医生。再综合了两位好姐弟的意见以后,发现我没有别的选择,那就是局部转移了,只能放化疗。然后就是决定在杭州当地放化疗还是去上海,大家都说上海的医生好,但是我自己觉得放化疗其实都有标准化指南的,医生一般都会按照指南操作,去上海治疗长途太折腾,最终选择了浙江省肿瘤医院的放疗科。至于最后选择的主治医生那是托熟人介绍的,说是这家医院做食管癌最有经验的医生。当时选择这个主治医生的时候还是有一些顾虑的,第一不是主任医生,第二好像网络排名也没有怎么听过的,但是熟人既然这么推荐了,再换医生也不太好,所以还是选了这个放疗科的副主任医生。治疗过程中肿瘤不仅没有缩小还变大了,当时真的是情绪波动很大的,但是已经治疗了一半了,怎么办?难道不治了吗?还是只能硬着头皮把剩下的放疗做完。这个时候其实是最无助的。到底要不要换医院换医生?我妈妈陪着爸爸去医院的次数最多,医生对家属的态度也并不是很好。后来医生又去学习镀金了,所以后面去复查又换了一个医生。幸亏这个推荐的医生特别有耐心,自我感觉医生的耐心和对给几分钟解释对家属真的太重要了,可以打消家属和病患很多不必要的顾虑。总得来说我们的治疗过程总体是不愉快的,尽管如此,我还是必需不停给我爸爸打气说好话,凡事都往好的方向去解释,给自己信心也给爸爸妈妈信心。

曾老师点评: 一定要相信在治疗的过程中肯定能遇见最合适的医生!肿瘤患者的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且在治疗过程中会出现很多不可预知的事情。比如,您刚提到的,在放疗的前期,肿瘤不仅没缩小反而还增大了,这种情况是可能出现的。在治疗中,沟通很重要,患者有时候需要的只是医生的一种肯定,对疾病治疗方案的肯定,对疾病预后的肯定!


我们先后共看了6位医生,沧州市中心医院1位也算是一直以来的主治医生,天津肿瘤医院3位,天津总医院2位,以下采用倒叙法 1)推荐天津总医院陈军教授及其团队,按照打分表,前6项专业满分,第7项耐心与微笑给2分,后3项因非主治医生所以无法评价,仅分享给大家我的问诊经历:周四下午开诊后等待近1个小时教授仍未出现,他的学生跑来告诉我们教授在手术中时间不定,普通复诊最好改期,着急的患者也可去住院楼等待,建议大家退号,我们本不愿再等了就把号退了想换别的大夫,退了后又不甘心还是想去碰碰运气,在住院楼等了大约一个小时教授出现了,步履急切,见到我们立刻向大家致歉并开始挨个看诊,可以做手术的让学生安排住院,学生们态度也都很好,忙前忙后,我们同教授说原本挂的号给退了刚刚在APP上看,过了挂号时间挂不上,教授表示没关系先看片子让学生帮忙处理,学生登上系统也补不上号了便问我们教授怎么说的,我们回无法手术让回家吃靶向药,学生说,那算了,不用补了,就这样吧,我们要给现金他们也不收,带着歉意回家了,转天挂了周一的号顶门给送去了,陈军教授笑了笑叮嘱回家好好照顾病人~我想说150块的挂号费事件让我们感觉真的很暖心,切实为病人为家属着想的好医生,也是看完他以后我们彻底放弃了手术治疗~ 2)天津总医院的宋作庆副主任,他是6位医生中与我们交流时间最长的一位,详细问询后说病人才49岁实在可惜了,并推荐我们找陈军教授再确认一下手术可能性,非常感谢他~ 3)天津肿瘤医院的三位医生,平均问诊时间3分钟吧,问答基本一致,结论明确,肿瘤医院人满为患,既是优势也是劣势,阅历丰富,实操熟练,但我每次去都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4)最后说说沧州市中心医院我们目前的主治医生Y大夫,主任级,我们不在一个城市因此见面次数不多,有手机有微信会回复,起初建议手术与权威医生意见相左,后又出现过将脑栓塞误判为脑转情况,因此专业方面信任度较低,优势在于离患者近、态度好、小地方找关系便捷,勉强可得6分,目前吃靶向药阶段,定期复查还算适宜,若耐药后制定后续治疗方案会再次问询陈军教授~

6 我爸爸是在2019年6月22日被河南省人民医院确诊为胰腺癌晚期的,在知道最坏的情况后,我的家人都感觉像天塌一样,经历了非常昏暗痛苦的一段时期,我和妹妹找了省内比较好的几家医院,找了肝胆胰科比较权威的一些医生去了解我爸爸现在的情况,但得到的结果都是差不多的,失去手术机会,不治疗的话就是3至6个月,在寻找医生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两个不错的郑大一附院的医生,说是国内知名的肝胆胰专家,他们看过之后也是没有办法,不能给我们手术,同时他们还给我介绍了北京协和,北京301医院还有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三位医生,我后来把我爸爸的资料寄到了北京,找朋友去301医院找那个专家去看,他不接受其他地方的检查结果,要我们去了之后重新检查,所以我们没有去,因为我们觉得省内这两个三甲医院的检查报告我们是信任的,我们决定留在省内治疗,在周围的亲朋好友的多方询问下,知道郑大一附院的医生在肿瘤控制方面做的不错,我们就经过肝胆胰科医生的介绍来到了肿瘤科何医生这里,他给了我们两种化疗方案,一种FOLFIRINOX(mFOLFIRINOX)方案(奥沙利铂、亚叶酸、伊立替康和氟尿嘧啶),一种是白紫加吉西,经过与他的学生龚帅医生的沟通我们选择了第一种方案,龚帅是个不错的女生,我还挺喜欢她,现在刚刚结束第三次的化疗,在化疗期间,我还去了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找了王征大夫,他很有耐心也很诚实的给我讲了放疗的特点,我爸现在的状况,需要怎么做,如果没有广泛转移,可以去找他看看情况,现在就是这样,我在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关注了如菠萝因子,基因talk,找药宝典,药明康德,梅斯医学等一些比较前沿的科普公众号,学到了非常多的关于肿瘤的科普,现在还找到了这样的学习平台,我个人越来越有信心!

4 父亲是肝癌破裂出血,从外地回来的路上疼的死去活来,去县医院检查做了b超发现腹水,又做CT看不太清,后,又做增强CT,提示肝癌破裂,县医院医生说没把握介入能止血,让我们转上级医院,半夜输血急救车从县医院到南昌急诊,好在提前联系了一位医生,才给父亲安排到床位,但是进的是介入科icu,在里面呆了两天才排上介入手术,止住血。完成介入后,医院病床紧张,一直催我们出院,因为父亲是肝ca,他们不负责后续手术问题,后面去挂本院的外科专家,让过一个月再来手术。老公的同学之前有个亲戚也是肝ca,介绍东方肝胆外科专家,挂的特需号,看了CT说能手术,让我们商量要不要手术,排床位,当时因为刚受了这么打击,家里的长辈一直催着说不要手术,要不去看看中医,就有一些犹豫。就问了医生在这动手术可以报销吗?结果填了愿意手术的单子,排床位也一直没给电话,后面弟弟又去医院找了一圈,主刀医生真的每天找他的人特别,办公室外面都是排着队要找他,基本都是他的徒弟在负责下面的病人,最开始徒弟态度语气都不是很好,但是要手术的时候还是耐心给我和弟弟讲解,后面给红包也没收,因为父亲是一个年轻的患者,作为子女入社会也不长,医生总有种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农村人穷,看不起病,不愿意给我们分享更多的治疗方案。呼吁更多的医生,因为我们年轻,我们更看重生命,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不管要花多少钱

曾老师点评: 首先感谢你的分享,看得出来你们的求医之路很是艰难,一般比较厉害的三甲医院床位紧缺都是家常便饭,看病求医确实很难。和医生的沟通真的很重要,老师觉得你和医生之间可能存在什么误解,如果你希望医生给你提供更多可供选择的治疗方案的话,你可以直接和医生说的,相信医生也一定会乐于相告的。最后关于治疗方案的选择上,老师有几点小的建议: 1.简单的判断方法是:看医院医生水平。 2.如果是不同水平级别,选择相信专家或大医院级别; 3.如果医院医生级别差不多,就选择你觉得医生沟通比较好的,有耐心的; 因为确实存在有些时候存在不同治疗方案的时候,治疗选择多,说明可能治疗上有很多选择,只是可能方案各有利弊,并非一定有疗效差异。对于医学上的更加专业的问题,我们作为非医学专业的家属,就算给几个月的时间,有时也是未必能完成吃透和了解的。


在爸爸的求医路上还是很不容易的,但也很幸运。因为华西医院挂号不容易,初次发现问题的时候我是每天早晚八点守着微信抢预约号和退号,挂专家号,好在做检查,看报告每次都能挂上一级专家。华西这针对这个病其实有两个科室,胸外和肺癌中心。两边的医生都挂了,都看了,当时因为是初诊,两边的医生第一建议都是入临床组,当时都没有给其他意见。但是胸外这边是化疗加免疫,肺癌中心这边是化疗加抗血管生成的药。当有两个选择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选了,我到医生办公室去咨询希望能选择更适合我爸爸的方式。虽然还是查阅了很多文献,看了很多菠萝的科普,但是还是不敢抉择,终于在GCP实验室失控了,临床组的医生非常好,给我介绍他们的临床实验,安慰我,离开后打电话给我说王瑾约我去办公室,王医生把这边的情况详细讲述了一遍,我弱弱的问了一下王老师,如果您作为亲友会怎么选择,王老师给了中肯的意见,非常感谢王老师的建议,到了临床组,认识了张衍医生,张医生有海归经历,讲解细致负责,而组内的医生都详细地了解了我父亲的病情,但是最后因为之前的左乳溢血不能满足入组条件。也是因为如此,医生知道我们是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便立刻安排入院治疗,用卡铂-培美曲塞-安维丁,目前做了两次化疗,第一次呃逆严重,药物无法缓解,最后针灸控制住了。第二次化疗开始便出现呃逆,医生请了中医科会诊,化疗结束立刻针灸,第二次反应非常小,治疗后半个月食欲不加,牙龈肿痛,流鼻血,随后慢慢恢复。整个治疗过程中张衍医生都非常耐心负责,更重要的是能够照顾病人的情绪,让病人和家属都非常安心。张衍老师带的病人都是卢釉主任的病人,卢主任每周也会来查房两次,平时的各种情况也都会跟卢主任商量讨论,能有强有力的技术支持,又有关系考虑病人情绪的医生,真的对病患和家属来说都是非常幸运的。

爸爸的求医之路太坎坷。2018年底去了三亚,因腹痛去医院却没有得到正确的治疗。医生一直只当前列腺肥大,没有重视便血和大便性状改变的症状,最后还是一个体检中心的医生开了肠镜检查单,又因为春节假期拖到2月份才做了检查,等到了贵阳已经2月底了。托了各种关系入院第四天做手术,途中医生在谈话室告知病情,预计生存期只有半年到一年。术后在我们坚持之下勉强化疗了一次(folfox方案)期间无论我如何沟通,回答都是没有靶向可以用,化疗也是浪费时间。彻底失望。不甘心托了关系到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胃肠科,主治程勇医生和他的团队算是给了我们希望。客观,耐心,中肯,组织了肿瘤科专家给我们会诊,详细了解我们的情况,再给了xelox方案。化疗完成后立刻出院。带着方案回到毕节,找到了本地一家公立医院肿瘤介入治疗中心,主治是江西过来的,支援性质吧。用了两次介入,爸爸术后非常痛苦,但肿瘤有缩小,还顺道做了前列腺血栓,效果算是不错。只是这个医院用药太黑,各种给开中成药。我和队友去找他们,礼貌的要求不开中成药,从此脸色不太好看,但我也表示理解。目前完成六化,希望可以说服爸爸做完八次(他不知道晚期的实情),再联系重庆的程医生看看下一步的方案。 我也没有能力再去更好的医院找更好的医生了。目前只想尽快充实相关知识,利用好各种资源,延长爸爸生存期,提高生存质量。

谢谢你的分享,相信你在爸爸的就医上也非常尽心尽力了。国内不同级别的医院之间确实会存在一些差异,医生也是千差万别,有时找到一个靠谱的医生确实挺难,很多时候还需家属们多方了解情况。结肠癌的晚期,目前确实少有药物能替代化疗的效果,化疗能控制很大部分的患者的肿瘤。当然除此以外,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可以通过基因检测的手段寻找可能的靶向及免疫治疗。相信你通过自己充分学习和利用好现有资源,可以为爸爸找到一个好的治疗方案。


我们当时是托亲戚婉转介绍,看了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李时悦教授的门诊,办理住院后分配到的主治医生是曾主任和汪主任,具体跟进治疗是汪主任。当时我爸已经咳嗽了三个月,在老家看了两家医院都诊断是肺炎,照了增强CT都看没看出什么问题。出院后咳嗽一直没有好转。最后就来广州看了。曾主任经验很丰富,一看CT就猜测是肺泡癌。后来陆续照Pet-CT,气管镜病理确诊是肺腺癌IV期,原发位置是左肺上部,后来转移到右肺。听医生建议立刻做了基因检测,因为需要10天才出结果,担心病情发展,医生建议先盲吃了靶向药特罗凯,每天一粒,吃了五粒,第三天开始发生胃肠道反应,到第五天连药都吞不下去了,几天没怎么进食,人很虚弱,赶紧联系汪主任办理住院。然后呢当天下午,医生见我们家人比较紧张,我爸又比较虚弱,建议我们直接先用免疫针,说不然我爸身体会开始走下坡路了。我们全家人当时都吓坏了,原本决定听医生的,第二天就上K药的。后来,省略一些细节,就是没有用,打了几天营养针恢复了些体力。最后周日晚上基因检测结果出来,没有突变,最后就定了化疗的方案。 总结一下,我们遇到的医生态度还可以,有问必答,就是感觉比较随意,特别是差点让我们盲打免疫针。所以我自己对医生给的化疗方案(培美曲塞+顺铂)还是有点怀疑的,这是不是最适合我爸的化疗药物?当时让汪主任看基因检测报告里,针对我爸的基因给出的一些化疗药物的报告,他直接说他不懂这些,给出的就是最大众化的化疗方案。当时,因为不能再等下去了,就没有再去别家医院问诊。

Andy老师点评:感谢分享,看到你的总结,老师有些话想说,每个医生有自己的风格,但如果对现在的医生有些怀疑,如果现在患者的并且比较稳定,真的可以再去找个二诊。很多人会奇怪治疗都结束了还问什么医生。这个时候其实找医生算是对我们以往做的治疗方案的一些复核,让专业的医生帮助看看既往治疗是不是有问题,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帮助改善或者补救。这样也能让自己和家人更加放心,更好康复。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