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咽分化型非角化性癌cT3N3M1 IVB期III期以上家属
木棉花十二月(2019)训练营3班
TA的所有作业
珍惜身边的人,珍惜此刻的时光。
家庭变化——新的变化
最后一堂课的作业可能不能按时完成了。像老师说的,木棉花的作业安排的目的是为了可以偶尔抽离出来回顾过往所发生的一切,昨晚的课程听得似懂非懂,还需反复地回顾理解,不想抱着应付地心态去对待抗癌这件严肃的事。 想这个计划的确是个挑战,每每想到某个“点”,就会触碰到内心的痛,以及紧跟着的不知所措、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应对的。 今天就父亲心脏的问题跟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主治医生(副主任)聊过,父亲这种状况不建议再做免疫治疗,减量做化疗也担心身体承受不了,建议回原来的当地医院开化疗药或者中药吃(但从过往治疗的效果看,口服化疗药对我父亲的病情起效甚微;对于中药,之前的课程也有聊到过,临床效果是怎样不好判断)。不知为何心理挺平静,可能做好了心理准备,在等待一个人告诉我这个不可逆的结果,有种被判刑的感觉。放化疗做了,盲试靶向药试了(无效/副作用大),免疫治疗也做了(可能产生心脏毒性),父亲病情和身体状况也没适合的临床试验,在我的认知里,好像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了。 接下来计划回到当地医院继续进行减量的化疗治疗,动态监测心脏问题,同时跟医生沟通多关注病人的生活质量,如果身体承受不了,真的,就那样了,真的尽力了。 父亲不是个乐观的人,困惑该不该和他聊死亡的事,聊起了也担心乱想,以为自己快不行了,希望能得到老师的指导。 所以让我计划明天,不太敢想。作业可能要在课程结束后才能给。

做好家庭预期管理人和家庭资源管理人
家庭变化——两个新的身份
你自己 在资源分配出现冲突时,首先还是咨询医生的意见,了解治疗的方案,有没有备选方案,预期效果如何,潜在的风险,是否存在复发的可能性等;然后还是考虑家庭的经济能力,经济许可还是希望能给最好的治疗(这也是经常埋怨自己没提前给父亲配置医疗险的原因),但是这一路下来也深刻体会到治疗癌症的过程中会根据病情实际状况不断地变化。放化疗治疗在报销后的费用还能承受,但最初提盲试靶向药的时候也担心后续经济问题,但没效果就不再继续;前不久进行免疫治疗的时候也是同样,现在发现心脏出现问题,后续还继不继续进行免疫治疗打算先拿检查报告咨询主治医生,因为心脏毒性造成免疫性心肌炎那就得不偿失,之前简单问诊的时候也说过,如果什么都不治疗都还能活一两年,但是得到免疫性心肌炎就可能需要抢救,命就这样了,所以一会儿以为会有效果持续使用某药物产生大的经济压力,一会儿又因为没效果或副作用大而取消,因为经济的问题心态真的是起起伏伏。 目前治疗癌症和心脏问题同样放在眼前,一般都是那个紧急先处理哪个,当前的医生也不好判断,需要家庭商讨下,心脏问题一是持续吃药监控,二是做消融手术(8万,但据说是一了百了,还需进一步向医生了解手术风险、复发等讯息),大概率是选择前者,8万块对后续癌症治疗能有很大影响,同时自己也担心一些治疗心脏的药物是否会跟癌症治疗相冲突或相互影响,计划咨询广州的主治医生听他的意见综合考量后再作决定。

独生子女在对抗癌症时确实会遇到很多困难,癌症这场斗争让你收获了很多对生命的思考,我想,你也一定变得比以前成熟了许多。你独自一人所要承担的责任真的很重,能够很快的将自己的情绪调整过来,也真的很不容易。在肿瘤治疗中经济压力确实是很大的。目前心脏问题和治疗问题又有冲突,老师觉得你应该和医生好好商讨一下方案。加油!老师衷心的希望你们越来越好!


家庭是抗癌的最小单位
家庭变化——接受改变
你自己 从确诊癌症开始,家庭责任人的担子好像真的一下子就变成由我来扛,但又不完全由我来扛。 主治医生说国语,父亲只能听懂一点点,医疗决定、费用统筹基本都是我来做,日常照顾更多是由父亲自己来,一方面不想因为患病就侍候成大爷,以后稍微没那么周到就发脾气,另一方面也是维护他自己的尊严,能自理尽量自理,母亲因为需要帮忙带她妹妹的孩子分不了身,很多时候只能煮好食物让我带过去,如果父亲在治疗时候真的很难受或者出现突发状况,母亲可能陪护几天待好转再回去。 确诊癌症及后半年多的治疗父亲一直都是隐瞒自己的兄弟姐妹,也不想被外人知道,后来到广州进一步治疗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泄露风声,然后父亲那边的亲戚有点过分热情(让我有点抗拒,好像觉得我照顾不好父亲,给不了他最好的治疗;还是就是对于他们还是会保持警惕,因为以前就因为利益问题闹矛盾),但父亲治疗过程中想找人陪或者看护,我也随他们,多聊聊天放松下心情也好。 父亲还是戏多,心理想找人陪,但却担心麻烦到别人,不断逞强,然后让你回去忙。因为颈部淋巴转移所以遮遮掩掩怕被别人发现,变得敏感。之前因为在盲试靶向药(免疫治疗)的时候,因为担心后续费用,就提过怎么处置家里的空地,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但还是固执己见,对于要花高昂的治疗费还说“花太多就不治疗了”。经常在叹气,呻吟,低气压。 母亲有时会觉得照顾父亲不够有点内疚,有时会因为受父亲发脾气也一肚子火,这段时间偶尔也会因为把重心放在父亲身上而忽略母亲的感受,除了偶尔照顾/煲汤给父亲,母亲还要维持家里的正常运行,也是很累人的。 我也变得敏感,低气压,同时也很累,只能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说不能被打败。最开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反正就是听医生的,他们是专业的,我就尽量配合,有时看到父亲不配合,不按医嘱吃药,甚至自以为很聪明地调打点滴的速度,然后嫌弃看医生麻烦各种抱怨,说很多次注意的事项都不当回事,回过头来出现状况了又把原因归结到医生医院,就会生闷气,但又不能向他发脾气,有时真的不想管不想理,但又不能。现在听到他通知说医生让我找下他,都担心听到不好的消息。有些事不敢和父亲说,也不敢和母亲说,比如说,中位生存期,50%活3年,30%活5年,每每想到这个,自己还是会有点接受不了,父亲60岁不到(也不知道能否熬过60岁),眼前活生生的人跟我说很快就要离开你,目前心态还是没能调整过来,如果父亲是八九十岁或许还相对容易接受一点。 父亲初期化疗效果不理想,放疗完基本不能再次放疗,靶向药不适用,免疫治疗怀疑出现免疫性心肌炎可能不建议继续做,好像接下来就是继续化疗,不清楚还有什么治疗方法,感觉好像能做的都做了,真的到尽头了?只能顺其自然? 体面地离开?有时对自己曾坚信的三观产生动摇、怀疑。 参加了木棉花的课程,改了一些过往做得不好的地方,对他治疗状况的确有点改善,但还是会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多,做得还够不好,最多也就把上课内容的20~30%应用到实际,任重道远。

看到你这样的情况,老师也感到很心酸。癌症是一个家庭的事情,而如果一个家庭只有你真正去面对它的话,很累,很累。独生子女在对抗癌症时确实会遇到很多困难,好在你们一家人都为这件事情团结一心。爸爸,妈妈和你的角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你也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一定会很辛苦,但我想一切都是值得的。你是一个孝顺的儿子,老师能看到你的坚强,可以告诉他:“我一直在,我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的”。多跟他产生一些身体接触,拍拍肩膀,抱一抱,对缓解他的紧张情绪也有帮助。照顾好患者照顾好母亲,也要照顾好自己!


详细解读复查和体检建议
康复预后——长期坚持的重要性

已经记录的很详细了,执行力很强啊。表格无论是对于自我提醒还是对医生诊疗都是有意义的。在疾病面前,我们只能把自己能做的做到最好。这样对复诊更有帮助。希望复查能有满意的结果。


怎么聊,比聊什么更重要!
家庭沟通——新的话题
我和患者以前没多少沟通,未来可能会常沟通的话题,也想不出来。 可能聊聊在春节期间走访远方的朋友,平时也比较少见,顺便出去散散心。不过得考虑患者的身体状态,也不想突然走访太多朋友让他以为自己时日无多产生怀疑担忧,更对“身后事”安排这方面比较敏感,现在需要钱治病,也顾不上什么建房子的事,说什么煽情的话两个男人之间也觉得肉麻,想来想去感觉没啥好聊的。 虽然大概知道患者的生活节奏,但是患者跟我的生活节奏不太一样,夸张点就有点像两个极端,聊天也对不上嘴。之后或许还是以病情为主,多沟通他的情况以便于向医生反馈,看看采取什么措施能切实有效减缓治疗期间出现的副作用,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同时也想想有没有办法解决交通工具,让患者在重新打入PICC管/输液管之后让可以方便出行(我也怀疑之前的PICC管堵塞与他擅自驾驶二轮摩托车有关,提醒他很多次不要都得到“怕什么”、“不怕的”的答复,只能自己在那生闷气),尽量维持原来的生活节奏——时不时与朋友喝早茶,出去散散心——患者在小城镇生活只有二轮摩托车驾照,但身体有管子不能拿重物,这种情况下是不适宜继续驾驶摩托车的,患病本身也不想整天待在家,而且整天待在家也不太好,给他换三轮的面子搁不下去,患者也不会打车,打车了车费也会是一笔挺大的开销,不知道有啥经济实惠的好方法,老师有好主意吗? 沟通听着简单,做起来太难了。

你能看到这些问题,就说明在平时的陪伴和沟通中你已经很关心关注爸爸了,我想,爸爸能够感受到你的关心,只是正如你所说的,一是我们文化的原因,二是性别的原因,我们都很难说出来对对方的关心和爱。沟通之所以困难,是因为我们受很多主客观条件的影响,有些我们是无法解决的,所以我们不得不去接受带给我们的无力感。所以,我们就尽量把专注力放在我们能控制的事情上。比如,患者不愿意待在家,除了找朋友聊天以外,还可以顾虑他去发现自己生病之前喜欢但一直没有时间做的事情,比如,下棋,种花等。另外,都是男士,就想一些男士可以相处的方式和一起做的事情,这点你可以多去思考,毕竟你对自己和爸爸的情况才最了解;最后,还是那句话,我们要学会控制我们自己的情绪,适当的时候也可以说出我们的想法,用“我”句式:看到你现在继续骑摩托车,我非常担心,担心堵塞PICC管,带给你不舒服,我知道骑车出门肯定会方便一些,但是我想我们先以身体为主,我希望你暂时不骑车。整个过程中,我们只谈自己的担心和想法,并没有指责,或许说一次没办法达成我们想要的结果,但至少我们不会自己生闷气,影响我们的情绪,影响沟通是吗?至于出行工具这个问题,我建议是你可以问问医生的意见,他的PICC管堵塞是否和骑车有关,然后再根据医生的建议去做一些选择,然后再去和爸爸商量,最后一起做出决定。谢谢你课程中的一些想法,建议和观点,这些都会促进我们共同去思考,共同成长,继续加油啊!


小于或等于20分钟 在和患者沟通中,遇到的障碍可能是: 1.  沟通时间少 2.  我相对说得比较多(我主导沟通) 3.  没太多共情,经常简单地打断,告诉他“是这样的,正常反应” 4.  有时虽然不是发脾气,但会带有点不耐烦的情绪进行沟通,出现批评的情况 接下来首先可能是增加沟通时间吧,同时做好疼痛管理。 此外要先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一方面在父亲患病后医院家庭工作间来回跑,人也感觉累,还要考虑各种社保、费用、营养等各方面的东西,另一方面是过往的治疗过程中面对出现的副作用,比如恶心呕吐没胃口之类的情况也是听得比较多,有时觉得这就是正常情况,熬过去就好,逐渐开始有点不耐烦。父亲在治疗过程中的“低气压”也有影响到我,所以自己的情绪有点不稳定,即是忍住不发脾气但沟通还是或多或少会有情绪在里面。 尝试撬开他的嘴,多聆听他的感受,哪里不舒服,哪里痛,然后也根据课程上说的,一点一点的尝试给出解决方法。比如之前说放化疗后痰多,跟医生反应之后开了沐舒坦点滴后情况好很多,也借此鼓励他有什么不舒服主动提出来,不要憋着忍着。 课上讲的内容还需不断反复回顾消化,尝试,调整。信息量比较大,一时半会吃不消,争取一点一点地在实际中应用起来,毕竟做出改变也不是轻易的事。

亲,谢谢你的分享。是的,改变着实不容易啊。在你的讲述中,真的让我感受到你为了爸爸所做出的很多努力。辛苦了!首先,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什么都可以做得很好的,但很重要的是,我们愿意为了爱的人去反思,调整,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当我们看到我们以往的沟通模式出现的问题后,我们才能有动机尝试去调整。其次,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制的,我们要挑起家里很多责任和事情的时候,压力真是很大,而在压力状态下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做到事事都尽如人意,甚至随时保持平和的心态呢,对吗?第三,长久以来,我们都很怕负面的情绪,但其实,负面情绪对我们有保护作用,比如,看到蛇,我们害怕,正是害怕促使我们想办法离开它,从而做好保护自己的措施。所以,没关系,我们尽量去调节和处理情绪,如果还做不到的时候,我们接纳出来的这些愤怒,担心,害怕,悲伤等,和它相处,如果是对爸爸发了火,我们可以暂时离开一下,平静下来后再去做后续的跟进和澄清,相信也不会影响我们和爸爸之间的相处。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照顾爸爸的同时,也照顾好我们自己哦,如果自己很累的时候,记得寻求其他家人的帮助,一起去面对。加油!


戏多型,表面要强但内心亟需照顾,心思需要家人猜 患者是在刚确诊的时候医生告知患鼻咽癌和淋巴转移,后来也知道骨转移,但是具体几期以及预后等情况应该还不清楚。父亲知道自己做放化疗以及免疫治疗,对于不良反应也是知道个大概,恶心呕吐没胃口,累,掉发,口干都知道,但对于白细胞低、钾低钙低这些检查指标会导致的后果不太懂,只能尽可能浅显易懂地解释给他,但往往意识不到血象出现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有时候医生开的补钾的药也不按时吃。 接下来还是不敢告诉父亲真实情况。当初确诊的时候我也问过医生父亲这种情况的中位生存期大概几年,得到的回复是50%能存活3年,30%能存活5年,以一个理科生的角度来看大概就是能活个1.5年,但对于实际的病患个体而言,30%或者50%的概率没多大意义,谁也说不准能活多久,或许是50%活不过3年,或许是30%或5年,甚至是1%继续活十几二十年,能活多久就是多久。我当时听到也觉得很不知所措,也害怕恐惧,就好像身边的人很快就离开你了,我父亲本来就不是什么乐观的人,加上经历放化疗综合治疗后的折磨后就更不乐观了,经常叹气说说苦说累,如果还把真实情况告诉父亲也担心他接下来不积极配合治疗甚至放弃。虽然医生也在治疗前告诉我说接下来的治疗病人会很辛苦,花费也比较高,效果还可能不太好,但是作为家属的我不太想轻易放弃,只为了那一丢丢的希望。当然,如果这次的效果不咋地,所剩的治疗办法也不多了,所以,可以说是尽人事。 放化疗辛苦,我明白、理解,也感受到父亲因此对入院治疗产生点抗拒,现在化疗期间没胃口、累、怕呕吐,所以化疗后期都不愿进食,缺乏营养支撑又让身体更虚弱,说没力气,住院期间想有人在身边陪伴,一听到要出院精神就上去了,在医院多呆一会都不情愿。这些治疗痛苦只能由来他承担,我们也没多少办法,只能给他提供营养,可他又偏偏不愿吃(有时是他要求做什么吃的,做好拿过去了又不吃),作为家属有时真的感觉病人很作,表面要强,内心想有人陪,让你猜他心思,整天围着他转,以前让他不要吸烟喝酒一副鄙视“怕什么”,现在病了打支针就痛得要死要活的。有时特地嘱托他的事又不按要求做,非得三催四请甚至什么都给他准备好,搞得好像是我治病而不是他治病,皇帝不急太监急,很心累。 另外,中国的国情,两个男人,父子之间很多事都不主动聊,不知道怎么去沟通。

谢谢你非常详细的讲述父亲和你们在面对疾病过程中的心路历程,深深感受到这个过程中的不易与困难。对于病情上的困难,很多时候我们真的很无力,也不得不去接受这样的无力感。需要我们花很多时间去面对。就沟通来说,我的建议是你可以把沟通的工作让其他家人一起来分担。对于两个男士不好通过,我们就请女士加入,用女士的感性去面对男士的理性和固执。另外,对于打针,住院等的不情愿,我的感受是这些行为背后都有对疾病的害怕甚至是恐惧,如果不去医院,就不用面对,这是他的防御方式,并且用“作”的方式引起我们对他的重视和理解,所以,我们平时在和他沟通的过程中,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稍微有些空间给他,比如,现在不想打针,就商量迟一点,迟多久。这样,我们内心也没有那么崩溃,这也给了我们自己时间去处理内心的生气,无力。今天晚上,我们会接着将倾听和沟通的一些技巧,希望能和大家有更多的探讨,如果有任何问题,也可以提出来去分享,集思广益,希望能对你有更多帮助。谢谢你在课程中的互动和分享,让我也有收获,加油!


怎么少花钱?怎么花对钱?怎么筹到钱?
抗癌经济——治疗的性价比

表格做的很漂亮,希望能够把这一习惯坚持下去,知道花出去了多少钱,能够更好地预知还需要花多少钱。第一个问题,享受赠药后申请援助,每一个赠药的政策都有区别,具体是这样子如果在该科室有赠药项目主治医师是最清楚的,可以沟通。 第二个问题,如果用的药没有赠药或者援助,那么降低经济负担的方法只能是跟主治医生沟通有无可替代药品是在医保或者赠药范围内的。 第三个问题,直系亲属是可以代取公积金的,但是一般公积金是退休后凭借退休证,或者是购房合同,贷款合同提取的,如果要取提前咨询并且准备好资料。很能理解你的压力之大,抗癌是一场长期攻坚战,我们不打无准备之仗,加油💪


如何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关于疼痛——副作用的缓解

谢谢mwj_的分享。针对患者的情况,需要主要应对的应该是有两点,一点就是恶心呕吐,一点是没有胃口。针对恶心呕吐,我的建议是,在每次化疗之前和主治医生沟通说明上一次的恶心呕吐症状,因为其实每一个化疗方案当中都包含有一个止吐方案,而这个止吐方案是根据化疗药的致吐程度和患者既往的呕吐程度来进行调整的,如果患者既往发生过严重的消毒,那么在下一次化疗前就可以升级止吐方案。我们家属在帮助患者缓解恶心呕吐方面,也可以做很多具体的方法,可以参照课程中讲的来实施。关于没有胃口,这一点我看医生已经给予患者用了护胃的药,那么在改善胃口方面我们也可以,问问医生是否可以增加一点增加食欲的药,比如醋酸甲基孕酮等。虽然食疗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其实在医疗过程当中,患者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进食,采用肠内肠外营养补充也是很常见的,所以我们先不要过于担心意见,还是要先和自己的医生进行沟通,不行的话可以请相关的科室进行会诊。后续的课程当中也会讲到关于营养补充的知识,到时候可以好好听一听,学一学,希望能对你有所启发,加油!


如何改善患者的疼痛?
关于疼痛——长期癌痛管理

谢谢mwj_的分享。感受到父与子见寡言情深的氛围。如果父亲已经大概知道自己的病情,那么建议平时能旁敲侧击的告诉父亲其实很多疾病目前已经变成了慢性病,有非常多非常好的治疗方案,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所有只要心态正向,积极治疗未来是非常美好的。很同意mwj_说的,有时间有机会可以带父母出门走走,但建议不要在治疗后的一周内,在出门之前也要做好相关检查比如血常规、肝肾功能,出门在外注意保暖、避免去人多的地方,随着带着应急的药品,到达一个地方之前要先了解当地医院的所在地,最重要的随身携带病例及相关证件。加油!谢谢你的努力!


癌痛并不可怕
关于疼痛——治疗中的疼痛

谢谢mwj_的分享。想问一下医生开的缓释片是什么药?因为不仅目前已经有了疼痛的情况,而且已经在吃药了,那么我们就可以把疼痛的评估做起来了,除了每天定时的疼痛评分,还可以加上服药的剂量和时间、还有需要过后出现的不良反应。口干的方法除了多喝一点水,还可以尝试吃一点的,比如说陈皮或者是话梅含在嘴里。还有患者在治疗之后,一定要定期的检查肝肾功能和血常规。如果有异常的话,要及时和自己的主治医生联系。


从新的角度走进替代疗法
求医之路——重新看待替代疗法
目前是打算按照医生的方案(全身化疗+免疫治疗)进行治疗,这治疗方案刚开始进行,不知道这个时点向医生提中医结合是否恰当(希望老师得到建议),因为在群里也看到有家属说西医的医生对中医的态度或多或少有点反感,更何况我父亲现在还没开始治疗就向他提,是否会让他感到不被信任。 即使是听完昨晚的课,我还是会打算让父亲尝试一下中医结合,IVB期病人只能尽一切科学安全正规的方法继续积极治疗。 其实早在11、12年前外婆患肠癌(具体几期不了解),做完手术后一直定期复查,一直吃医生开的中药调理,没见复发。网上都说中医对肠癌的效果比较明显,抱着尝试的态度以及一丝希望,或许对父亲的鼻咽癌也起到效果呢? 对于上面提到的有很多替代疗法我之前也没听过,但感觉这些各式各样的替代疗法原理或者出发点也只是调节病人的精神状态,身体感受,减缓痛楚,增强身体体抗力,能让病人有好的身体状况完成后续的治疗,然后再附加一些安慰剂效应。若要进行替代疗法之前还是会先咨询医生意见,就像没有转移的肿瘤患者可以进行按摩疗法,而已经发生骨转移的病患就不行,如果昨晚没听课又听到别的肿瘤患者说有效,盲目尝试反而起到反作用,得不偿失。 我个人对医生的专业能力和判断是有信心的,一切听从医生的嘱咐。

谢谢您的信任,我个人建议,已经选择了全身化疗+免疫治疗,同时进行,先看看治疗反应再说。中西医结合是没有问题的,但中医切入的时间点需要把握住,主要担心有些中药对治疗是有影响的,因此,需要和经管医生沟通。您分享的感悟非常对,说句真心话,有的时候患友的经验可以借用,但有的时候真心需要慎重,因为,每个人情况不一样。


对于癌症的治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前进
求医之路——理性面对新疗法
2019-12-05 刚确诊时医生也跟我说,父亲当前的情况治疗只能看一步走一步,要根据治疗情况决定接下来的方案,现在转到新医院新医生,提到要进行全身化疗+免疫治疗,花费高昂,化疗过程中病人也比较辛苦,放疗完3个月也担心身体能否承受得了接下来的治疗。之前父亲身体上也会出现疼痛情况,偶尔也让医生开止痛药(缓释片)。我知道父亲是痊愈不了,做的是姑息治疗,我的期望只是希望病情能得到控制,减缓点痛楚和延长生存期。新疗法不敢奢望,价格高昂承担不起(除非有临床招募,但很难符合标准体要求),中医成为一个选择。 一方面是经济状况。搜集资讯了解到免疫治疗成效比较慢,可能要三个月或以上的时间,因为现在要再加上全身化疗(今年的医保报销额度几乎没有了,等待明年7月份医保账户恢复额度才能报销大额化疗费用;免疫治疗也不能报销,医生说有赠药优惠但还要一年17/18万),预估一年要花上20多万,父母没工作收入,我的年薪也就12万,靠存款治疗撑不了多久,半年后如果免疫治疗没成效或许也要换治疗方案,这时中医成了备案,很多信息都说中医的治疗费用较西医要低,但大概花费心理还是没谱; 另一方面,看到某些公众号说道“平均五年存活率不到20%的肝癌,在他那里的病人五年存活率都达到50%”、“有位病人11厘米的肝癌,活了11年”、“得到卵巢癌活11年”、“胶质瘤一直吃中药到第六年还没复发”等例子,寄希望中医能发挥作用。 现在才准备进行全身化疗+免疫治疗的方案,我也不清楚该不该现在这个时点就向医生提出,怕医生觉得我们不信任他的判断(老师能给点建议?) 1.       我父亲的情况能结合中医治疗吗? 2.       是否会跟当前的化疗+免疫治疗产生冲突? 3.       (想从老师那得到点建议,还需要关注哪些方面)   Ps.好像我也不太了解免疫治疗的副作用,怎么处理,然后听到这方法可能有效果就直接替父亲做决定要进行这种治疗。

非常感恩您的信任,也为您对家人的这份孝心点赞!您所提到的一些广告宣传的问题,今晚课程会有涉及,希望对您有帮助!关于患者的抗肿瘤治疗,没有哪个方案就一定能肯定用了就有效,当然,也不是说非要患者去试试,再看疗效哈。还是需要全面评估的。我相信医生没有要求您们一定用免疫治疗,也是有原因的。我个人建议,听您经管医生的建议。如果还有需要咨询的,可以考虑求助该瘤种大咖协助。一点小建议,谢谢。

非常感恩您的信任,也为您对家人的这份孝心点赞!您所提到的一些广告宣传的问题,今晚课程会有涉及,希望对您有帮助!关于患者的抗肿瘤治疗,没有哪个方案就一定能肯定用了就有效,当然,也不是说非要患者去试试,再看疗效哈。还是需要全面评估的。我相信医生没有要求您们一定用免疫治疗,也是有原因的。我个人建议,听您经管医生的建议。如果还有需要咨询的,可以考虑求助该瘤种大咖协助。一点小建议,谢谢。


如何与医生相处,是就一门学问
求医之路——医生亦凡人

您分享的就医经历非常的详细,的确,在就诊过程中会遇见不同性格、不同级别的医生,相信大多数医生都是非常认真、负责的。从您在群里的发言,可以看出,您家人的疾病可能已经到了4期,治疗已经经历了多线,目前治疗方面需要更多的关注,相信解决问题的方法一定比困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