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腺癌III期以上家属
木棉花七月(2019)训练营4班
TA的所有作业
做好家庭预期管理人和家庭资源管理人
家庭变化——两个新的身份
爸爸从确诊到现在已经一年,总感觉没生病的日子恍如昨日,目前仍是化疗+靶向,能正常生活,外人看他根本不会觉得他病那么厉害,爱人一家支持帮助治疗,大体上也没有经济后顾之忧,我每天都给爸爸或妈妈打电话,每周都回家,带娃和老人言笑晏晏,正常吃吃喝喝、生活消费。表面上看是积极乐观、无变化,可内心了?自己感觉心理上还是压力很大:常常做梦梦见不能提的“那件事”,思考我爸妈感情这么好,到时我妈怎么办?我要是没了“大山”,我怎么办?我觉得这种心理调整做不好,很畏惧、害怕,有时别的事情自己会关联此事,控制不好情绪流泪。针对此心理压力,我也是努力调整让自己生活更积极、充实,加之目前父亲病控制还行,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我也没怎么亲力在生活上照顾,主要这样调整:完成好工作事情;业余做好儿子早教事情,带他读绘本、听音乐、背古诗、玩游戏;分担婆婆家务事;捡起自己小时梦想,学钢琴…我爸早在2010年就得过喷门癌三期,2018年有患肺癌晚期,这两次经历让我觉得人生难测,自从第一次中招后,家里一直很重视健康问题、一直致力改善,可没想到年年复查最后还是得了这么严重的病,这对我们家抗癌信心可以说巨大打击,我觉得这也是我内心彷徨质疑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也在不断调整自己,觉得“人生难测,更要过好当下,尽量减少遗憾”,我也尽力向此目标奋斗,不让父母操心、照顾好老小、照顾好家庭、照顾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