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腺癌不清楚家属
木棉花六月(2019)肺癌妈妈营
TA的所有作业
怎么聊,比聊什么更重要!
家庭沟通——新的话题
和父母不在一个城市,之前基本是两三天通一次电话,就近况聊天,自认为是妈妈的朋友,很多事她都跟我说,我更多是倾听和劝。 得知她患病后每天至少一次电话,会每天问问她感觉怎么样,有什么好的不好的感觉都要和我说(老爸喜欢让她忍着坚持着,我会让妈妈说出来跟我说说,不要忍着闷着,有事我会去问医生或者一起想办法),还有就是监督她锻炼、饮食和休息,外加一小部分其它话题(最近有什么好消息或者小烦恼,孩子的情况,等等)。妈妈的治疗一直是我在找医生和和医生沟通,所以他们对我说的还是比较信任的,从最开始就说得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趁不难受的时候就多做点开心的事,注意饮食锻炼睡眠,这就是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不管是不是患病都应该遵循的生活方式。(焦虑心烦了就去走路锻炼。) 可能最近身体原因昨天确实有点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过,就像今天老师说的一样,算是给压抑的情绪一个出口,大家都发泄发泄。发泄出来还是该干嘛干嘛,不能把气话当真。 对父母有时候得哄着劝着,有时候也得吓唬。这点双子座弟弟比我做的好,我总是把他们说的都当真,然后自己脑补半天伤心半天,弟弟会给他们放狠话,也会撒娇逗乐耍宝,不会完全被他们带着跑。 还能怎样呢,父母是我们最亲的人,我们是他们最牵挂的人。遇到这个事就一起拉着拽着一起渡劫难,不管最后结果怎样,都是人生的一程。继续加油💪。

李老师:传统文化中,我们都喜欢隐忍,把自己的不太好的那一面隐藏起来,也怕或者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这是我们爸爸妈妈这个年代的特点。很好的是,现在我们可以有一些新的观念去帮助我们身边的人。知道得更多,更开放的人我们身上的压力自然会大些。我们需要自己接受,自己学习,然后去教爸爸妈妈。非常值得肯定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你和爸爸,弟弟一起,有陪伴,有支持去照顾,鼓励妈妈,而且在需要的时候向医生求助。求助是我们解决问题的非常好的途径。人无完人,每个人不可能做到什么都会,学会求助可以帮助我们很快处理面临的困境。另外,没控制好情绪,也没有关系。适当的发发火有利于身体的健康。只是在发火之后我们需要稍微多多一点的是向发火的对象表达歉意,同时告诉他们什么问题困扰我,让我发了火。这样,对方心里就更清楚不是自己做错了,不是自己不好,而是事件引起的,对方也就不会多想了。


如何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关于疼痛——副作用的缓解

小杨老师:江虹,我建议做好疼痛部位 形式 频率等的记录,带妈妈去医院复诊,通过具体检查和结果判断疼痛出现的原因,找到原因后相信主治医生就能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了。


如何与医生相处,是就一门学问
求医之路——医生亦凡人
19年3月16日妈妈拿到老家省医院体检结果,CT显示左肺上叶占位,第二天在协和挂了普通号,看体检片子说看着不好,在哪手术就在哪做检查,不敢相信也不甘心当天下午去了301医院做了增强ct,得到同样回答十之八九。全家人都是一个懵的状态,回家路上总想流眼泪,正好快周末了妈妈决定先回老家稳定情绪再说,我趁他们回家的时间,通过“在行”约见了一位行家,进行详细咨询,他推荐了几位专家,最后决定找北肿胸外科杨主任,经过两个月的各项检查,消炎、PETCT、穿刺活检、基因检测,因除主病灶(2cm)外,纵隔5组淋巴结肿大并PET摄取度较高,双肺有多发小结节,中间纠结术前靶向或化疗,所幸穿刺结果基因没有突变,主任说可以手术。立即约了5.21日在北肿国际部进行手术,手术顺利,术后恢复不错,27日出院了。 中间穿刺病理确诊后,等待基因检测结果时,忍不住去朝阳医院胸外科咨询,建议尽快手术切除已确诊病灶,但是综合考虑后还是决定信任杨主任的稳健方案,最后排除了最坏的不能手术的情况。 再就是决定在哪手术的问题,确定手术后在本部需排队3到4周,国际部快但是全自费,其实中间检查后已经在本部开了住院条科内会诊,可以先排队,因听说谁首次接诊就是谁协助主任手术并主管,不敢信任首诊大夫,没有继续在那排队,决定了去国际部。 目前在等待术后病理,主任说拿纵隔淋巴结做基因检测,看术后是靶向或者化疗。 杨主任是老专家,医德医术高明,回首时觉得对整个治疗方案没有异议,但是中间的流程环节没有衔接太好。 现问题是术后复查想回本部,本部除主刀的杨主任(所管患者太多怕对我们没印象)外其他大夫不了解情况,会不会有影响呢?没有在本部排队手术算不算走了弯路呢?(多花了几万不说,后续治疗相当于换了主管的医生)。谢谢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