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III期以上家属
木棉花九月(2019)训练营4班
TA的所有作业
怎么聊,比聊什么更重要!
家庭沟通——新的话题

解除许多人生痛苦的良药是亲密的人际关系。对妈妈来说,我们和她的亲密,每天无条件的陪伴,找到不同方法去沟通,对她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支持,是她力量的来源。话题很重要,它是打开沟通的方式,但真诚的情感和爱才是彼此相互陪伴的最好的良药。所以,一点一点行动起来,加油!



妈妈刚开始还处在疾病发生后的开始阶段,不相信自己得病了,也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得这个病,心里充满了愤怒,绝望,悲伤,但又没有办法表达出来,只能说“希望自己死了算了”。逐渐地,她接受了自己患病的事实,便开始积极的治疗了。正如你所说的,在妈妈已经接受并积极治疗的时候,我们多倾听,多陪伴,治疗方面多和医生沟通,减轻她的不适感,生活上注意营养,陪着她一起去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妈妈刚开始还处在疾病发生后的开始阶段,不相信自己得病了,也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得这个病,心里充满了愤怒,绝望,悲伤,但又没有办法表达出来,只能说“希望自己死了算了”。逐渐地,她接受了自己患病的事实,便开始积极的治疗了。正如你所说的,在妈妈已经接受并积极治疗的时候,我们多倾听,多陪伴,治疗方面多和医生沟通,减轻她的不适感,生活上注意营养,陪着她一起去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妈妈的反应是很常见的疾病确诊之后的反应,首先是否认,愤怒,质问为什么偏偏是我,老天爷不公平等,慢慢进入接受阶段,虽然内心仍然有很多情绪,但是愿意配合医生治疗,主动性很高。加上乳腺癌的特点 ,她认为是可以治疗并充满了希望。所以,在骨转移这个真相面前,我们要很慎重。目前,患者的治疗方案不变,我们可以暂时不用说得太多,但如果病情真的继续发展,我们要考虑更多的因素,比如妈妈对未来的治疗怎么看,我们在治疗和好的生活质量中怎样取舍等,就更多涉及到妈妈,这就要求我们做好预案,以便不时之需。


还有哪些办法,可以为家庭获得援助
抗癌经济——如何找到更多的钱

同学花费的费用还是比较高的,毕竟抗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要了解清楚相关的医保政策,了解兜底的预算费用,做好具体的预算计划,不打无准备之仗,相信一定会取得胜利的!


如何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关于疼痛——副作用的缓解
轻度乏力 无 无 无 无 无 完全 无 我妈妈从今年8月确诊以来,只化疗了两次,第二次根据分子分型换了方案,用上了两种靶向药。直到现在,她都没有任何因为肿瘤的不适,唯一的不适都是化疗副反应。一个是化疗后全身骨头疼痛,针刺一样的疼痛。第一次化疗后疼痛只持续了一个晚上,第二次化疗后疼痛持续了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都是痛的无法睡觉。第一次因为出院回老家了,晚上痛起来就自己忍过去了。第二次在住院期间,但是医生让忍着,说实在不能忍了再处理,我妈妈也给扛过去了。还有一个不适是味觉丢失,第二次化疗后尤甚,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完全尝不到任何味道,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就是让她多喝乌梅麦冬水,嚼生姜。 半夜醒来再难以入睡,看到群里面老师所讲和同学们的提问,隐隐担忧,不晓得妈妈以后会不会出现这些副反应,想想就好揪心。虽然庆幸她还没直接因为肿瘤受累,哪怕是有骨转移了,但也是孤寡单处的,没有任何的不适,所以她也从一开始的难以接受抱怨不公转变到现在的信心建立,唯一担心的就是经济,因为有一种靶向药是自费的要用一年,怕拖累我和爸爸。反而是我因为知道有骨转移,再没有治愈的希望,只能是解救治疗,时不时担心她何时会进展还能活多久…… 感谢木棉花这个平台,让我记录下这些从未与人分享过的细节、感受,别人看到的都是你的坚强,镇定,哪儿有那么多感同身受。

亲爱的DZ,关于疼痛我的想法还是要及早的进行治疗,如果下一次还是出现的话,可以和医生商量一下,把我们自己做的评估和记录拿给他看,尽量的争取能够得到控制。关于经济方面的话,后面会有相关的课程,可以重点关注了解。谢谢你对木棉花的认可,让我们一起努力。


如何改善患者的疼痛?
关于疼痛——长期癌痛管理

杨老师点评:DZ的计划很好,老师也衷心希望DZ的家人不要有痛苦,早日康复。


癌痛并不可怕
关于疼痛——治疗中的疼痛

小杨老师:DZ同学之前的同学遇到的情况是同样的。都是在打了对抗骨髓毒性的药物之后出现了疼痛,这是临床常见的现象,如果说升白针是必要的,建议不要轻易的减少升白针的剂量,可以服用止痛药物来缓解,比如医生建议的布洛芬,服用布洛芬的期间,要注意胃肠道的反应,可能会引起胃部不适。还有3如果是需要每天打两针,连续打三天的话,也可以尝试打打长效的升白针。但是长效的身白针会比较贵,而且打下来有的患者效果很好,有的患者打下来没有这种连续打短效升白针的效果好,所以可以先看看医保是否保险,听听医生的意见。


对于癌症的治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前进
求医之路——理性面对新疗法

王老师点评:谢谢你分享的提问,你主要提问的问题是在问目前治疗方案的安全性也就是副作用的问题,关于用药安全性的问题可以在方案实施前与医生沟通好,这样能有个比较好的预期,出现问题也能清楚如何应对解决。如果是想了解目前病人的情况是不是提示方案耐受好,可以问医生,目前检查评估结果看,这两个联用的方案患者是否耐受好?问题2 的安全性似乎与问题1有点重复?问题2 可以考虑:针对骨转移,需要针对性的治疗吗?如骨转移针,放疗等?这些治疗可能有什么风险,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