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癌,肺癌III期家属
木棉花七月(2019)训练营1班
TA的所有作业
对于癌症的治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前进
求医之路——理性面对新疗法

老师点评:谢谢你的分享,首先也希望你能从盛教授那边得到满意的答案。我不太清楚医生是不是会回答你的这些问题?但是如果首次见医生的话,可能需要先问医生他目前考虑的家人的诊断是什么?是复发转移,还是新发?是否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确诊。如果一切都是确定,医生推荐的治疗方案是什么?接下来你可以跟医生说,你们此前有国外就医,医生推荐这个联用的免疫方案,但是有些细节不清楚,想了解。问问医生是否也认可这种方案,是否也是可选择方案。然后可以问具体的用药计划及步骤,以及副作用的发生情况(因为伊匹单抗国内没有上市,不确定医生会就没有上市的药物为你做非常详细的解答),可以通过看说明书了解一部分,没有太具有针对病情的针对性,但是你确实可以跟医生咨询,这个主要看医生是否有时间耐心讲解。


如何少走冤枉路
求医之路——走过的坑
对于这个“坑”其实至今的感觉都很复杂,说不清是后悔是自责还是何种情感。我父亲于2018年7月做完手术后11月复查时放射科的医生告知肺部出现两个很小的结节,基于病情分级考虑可能是扩散。为此我们特地又去了别的医院通过一些渠道找了一位相对知名且权威的放射科医生帮我们看了片子。被告知这两个结节由于太小,当下不好判断是否为转移,让我们在等2个月再做复查。2019年3月复查时发现这两个结节有一个增大但还有一个消失了,增大的那枚从原来的0.7*0.7cm生长至0.9*0.8cm对此医生表示情况有一些特殊,建议再过2个月再复查一次以确认到底是何种情况。于是我们在2019年5月又做了CT,结果显示那枚增大的结节仍在生长,且已经长到1.9*2.0cm,因此可以判定为转移。 现在想来如若听从最初那位医生的判断而进行治疗,说不定现在情况会好很多,心理的确有埋怨过自己和医生。但细想来医生也是基于自己的经验和知识为我们做出了相对稳妥的方案,在那种情况下亦不失为较为保守的办法。同时自己缺乏相关知识,并且在这类疾病面前表现的太过脆弱,完全遵照医生的建议而丧失了自主判断的意识。 通过这一系列的相关事宜以及王老师深入浅出的专业讲解,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且找到了接下来的路和方向。 最后说一句,我已经按照您的建议预约了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盛锡楠教授,这周五就前往北京就我的问题请教盛教授。再次感谢王老师的授业解惑及细致的反馈与帮助,您辛苦了。

王老师点评:谢谢分享,很高兴我们提供的信息能对你有帮助,你父亲的情况确实也是比较复杂的情况,这里作为家人相信你们也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希望你们接下来能尽快找到和确定治疗方向!


如何与医生相处,是就一门学问
求医之路——医生亦凡人
我父亲2018年7月查出患有肾透明细胞癌,肿瘤位于左肾,大约9公分。由于没有体检的习惯,所以发现时已经是III期了且由于肿瘤较大,故做了左肾完全切除。 术后三个月也就是2018年11月复查时被告之肺部出现两个结节,但第一由于非常细小,第二,术前并为做胸部CT故而医生建议在等三个月左右再次复查确认。2019年1月复查发现结节有变化,其中一个有增大但另一个消失,且增大的那一枚由于依然较小所以医生不建议做穿刺,而是在等一段时间。2019年3月再次检查时发现结节仍在增大且速度较快故而确认为转移。手术至今除了每周两次的日达仙以及每周一次的香菇多糖未进行任何治疗。 就此求诊过两家医院,分别为南京肿瘤医院以及南京鼓楼医院。肿瘤医院医生的方案相对保守,让我们使用索坦,根据多方了解得知索坦副作用较大且属于“老药”因此当时更倾向于鼓楼医院医生的方案,即阿西替尼联合抗PD-1单抗。后因机缘巧合联系上了美国MSCKK(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且通过了解后得知是全美仅次于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医院,故奔赴美国。赴美就诊时间约为一个月,得到了伊匹单抗(Yervoy) Ipilimumab以及纳武单抗OPDIVO (nivolumab)的双免疫治疗方案。 现在主要问题在于美国医生给出的方案,查询资料后得知PD-1抗体和CTLA-4抗体联合使用有可能引发免疫风暴,从而引发如免疫性心肌炎、肝炎、肺炎等免疫性疾病,且国内外医生都比较坚持自己的方案。因此当下感到非常迷茫和无助,不知道该使用相对先进的双免疫疗法还是相对安全的免疫联合靶向。 若王老师有时间还望您可以以您的经验及专业的角度给我一些建议和指导,也希望大家如果有相关经历或经验亦可以给我一些帮助。非常感谢! 希望大家都可以一切顺利,健康平安。

王老师点评: 感谢分享,我看完了你的父亲整个的就医经历,可能总结一下目前你父亲面临的问题:1.务必要弄清楚肺上的结节与肾癌的关系,是复发转移?还是新生原发?2.这个结节即便是复发,在全身评估后,是否还有局部治疗(手术、立体定向放疗、消融)的可能?3.如果以上的情况都已经过反复确认不可行,只能全身治疗,那么具体的治疗方案确实有很多种,Nivolumab+Ipilimumab是目前晚期肾癌的一线治疗方案选择之一,但是这两个免疫药物使用确实副作用比单药较大,其中Ipi的副作用是比较大的,而且国内还未上市,用起来也困难。除此以外其实还有其他的国内可能执行的方案,例如靶向单药、PD1+靶向(如Pembrolizumab/帕博利珠单抗+阿昔替尼),这两个药物都国内上市。任何一种选择都存在出现严重副作用的风险,只是风险大小各有不同,而且本身也存在个体差异,每个人副作用发生可能都会存在不同。个人建议你如果能找到有多学科的医院再了解也可以,最好是能找个可执行方案的医院落地。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盛锡楠教授和郭军在肾癌的内科治疗,尤其是免疫治疗方面在国内也非常有经验,如果有条件,建议详细您可以带上资料和疑问去做1次咨询。